Echoband.com Podcast

為了讓各位更「隨心所欲」地「聆聽、下載、分享、傳送」我們的demo,我為echoband.com作了一個podcast,只要用iTunes或其他podcast軟體訂閱此網址: http://feeds.echoband.com/echocast 即可再第一時間收到Echo的最新demo、live影片,或是其他影音podcast。其中除了D小調上過去出現過的demo之外,也會有其他團員所錄製的音樂作品。 不知道Podcast是什麼鬼嗎?請參閱Wikipedia上的解釋。 懶得看也沒差,只要跟我作下面的步驟: (1) 下載 Apple iTunes (如果你電腦中已經安裝iTunes的話,請直接到第二步。) (2) 按這裡把Echoband.com Podcast加入iTunes (3) 完成,就降。 目前我先放了五首歌曲,之後會陸續擺上,enjoy!

Ben & Jason

大學的最後一年,我時常開著我那輛幾乎變成灰色的白色Toyota Tercel在新竹和台北之間穿梭。對於那台車,我幾乎到了自暴自棄的地步;不只是外觀殘破,裡面的空間也是被一堆幾乎把置物箱擠破的唱片、散落後座的厚重原文書、還有各類家私、衣服等佔據。當然,還有我和所有坐過這輛車的「好朋友」們所留下的大量垃圾… 去年六月我因為酒後駕車被吊銷駕照,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犯戒開車,請家人把她給賣了。媽媽在車子被開走的當晚,還對車內被我拿來當芳香劑的Dunhill香水味感到很依依不捨。這輛破車在從前,就等同於我的行動起居室,因為需要時常往來新竹台北,半夜在高速公路上撐不住睡意時,我就會開下最近的交流道,睡到被早晨轟隆隆的卡車聲吵醒為止。 那時候還沒有iPod這種東西,CD總是被一片一片地帶上車,除非到真的塞不下的時候,才會一次大換血。但事實上,我常聽的唱片還是只有那幾片而已,其中一張就是我自行燒錄(註)的Ben & Jason大匯集。

Like A Friend

我對於Pulp的喜愛很難形容,不像是對Radiohead的崇拜,也不像是對Suede的那樣理所當然的著迷。Jarvis Cocker總是用他那明明很畸形,但實際上很性感而優雅的歌聲和姿態說著一個個在生活中往往會被忽略的小故事。所以,當聽Pulp的歌時(當然,務必要看歌詞!),時常就會很自然地聯想到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如果問我最夢想成為的作詞人,那必定就是Jarvis Cocker莫屬;雖然多年來我都一直和自己的夢想背道而馳~

Snow Patrol – Run

有些人說Echo是慘情樂派,但事實上真正讓我能夠一聽再聽的慘情歌寥寥可數。想了一下大概只有: “On Your Own”,”The Drugs Don’t Work” – The Verve “Brokenheart” – Spiritaulized “There Is No If” – The Cure “The 2 Of Us” – Suede “Like A Friend” – Pulp。 (沒有Radiohead的Creep。真的沒有!) Snow Patrol的Final Straw是我最近難得可以反覆聆聽的一張專輯,最初只是因為會在泰國的Bangkok 100 Rock Festival看他們表演,先買來作一下功課,沒想到就這樣愛上。也許是因為聽了太多遍,今天”Run”這首歌的副歌一直在我腦中盤旋: Light up, light up As if you have a choice Even if you cannot hear my voice I’ll be right beside you … Read More

Mr. Jones

我已經很久沒有聽這首歌了。 最近線上音樂商店越來越便利,這兩個月下來我至少就買了20張左右的專輯。網路越來越便利,資訊量也跟著比以前暴增不少。新的樂團一個接一個出現,只要看了介紹覺得不錯的隨時都可以試聽和下載,根本不像以前還要在唱片行尋尋覓覓或是等待代理。但很奇怪的,這樣的結果並沒有讓我享受到更多聆聽音樂的滿足感(當然,立刻滿足需求的快感除外)。因為取得的方式變得簡便,消化或是感受的時間相對就減少了。買得音樂太多,導致一種聆聽上的資訊焦慮,總覺得應該把所有的歌都聽完不可。好,Okay,我聽了很多歌。然後呢? 結果我還是回到CD架上翻以前的唱片出來聽,那些我曾經熟悉的,不用重新消化的。Counting Crows的“August And Everything After”是我高中時期的唱片,出版的年份是1993年。當時的他們跟後期相比,稱得上是十分陰鬱。敘事詩手法的歌詞很深刻的描寫了凡人的渴望、無力感和對生命的期待,Counting Crows最棒的幾首歌都在裡面了。時間很快地過了十幾年,那時候的我聽“Mr. Jones”就感到共鳴十分強烈,即使到了現在依然如此: I wanna be a lion. E-everybody wanna pass as cats. We all wanna be big, big stars, yeah but, we got different reasons for that. Believe in me ’cause I don’t believe in anything, and I wanna be someone to believe, to believe, to believe. Yeah. I wanna be Bob Dylan. … Read More

dEUS

昨天晚上在eMusic上發現dEUS的新專輯“Pocket Revolution”,興奮到睡不著覺,今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下載好的mp3來聽。這張令人望眼欲穿的專輯我已經整整等了六年之久。 接觸到dEUS完全是誤打誤撞。99年的某天,我和春佑兩人無聊地在新竹火車站前的大眾唱片閒逛,因為不知道要買什麼,所以開始漫無目的地看側標來挑CD。我買了什麼已經不記得了,而春佑買的就是dEUS的“Ideal Crash”。這張專輯對於當時的我們產生很大的衝擊,其中千變萬化的音樂風格、詭異刁鑽的吉他和絃和旋律線令人耳目一新,曲調時而甜美、時而兇猛,不時還帶著些許調侃與諷刺的興味。尤其是其中的單曲“Instant Street”更在當時被我們奉為國歌,幾乎每天都要聽上好幾回,甚至春佑的英文名字都來自其中的一句歌詞:“Pains playing yoyo in my body as we speak.” dEUS成立於1991年,早期以翻唱為主,但很快地開始進行創作。四軌EP“Zea”發行後,樂團開始在倫敦展開一系列演出,並且因此獲得Island Records的一紙合約,成為少數簽入國際大廠的比利時樂團。前兩張專輯dUES開始建立出自己的獨特風格,他們將民謠、龐克、爵士、Grunge等樂風巧妙地融合;第三張專輯“Ideal Crash”在歐洲獲得空前成功,巡迴演唱會場場爆滿,最後一系列的演出甚至擺出嘉年華慶典的陣仗,特別邀來了吞火的表演者和舞群。之後樂團順勢發行了單曲精選“No More Loud Music”。然而,就在聲勢正旺時,dEUS卻忽然宣佈休團。 這幾年間,樂團成員各自發展個人的計畫,復出之後,除了主唱Tom Barman和小提琴手Klaas Jazoons之外,其他都是新面孔。然而,在這兩位原始團員的掌舵下,dEUS一貫獨特的多元性和優美旋律線依然,開頭曲“Bad Timing”就十足展現了dEUS將怪異破音吉他穿插在優美聲線中的功力,最後長達一分多鐘的Grunge式吉他衝刺搭配著背景的呢喃,毫無保留地宣告dEUS的回歸;首支單曲“7 Days, 7 Weeks”帶著淡淡的憂傷和希望,是典型的dEUS式抒情曲;標題曲“Pocket Revolution”,主唱Tom靜靜地玩弄著他性感的嗓音,搭配小提琴的沈鬱,卻忽然在副歌時出現女黑人福音式的高亢合唱和節奏感十足的吉他刷奏;結尾曲“Nothing Really Ends”是充滿慵懶氣氛的沙發小品,這首歌曾在多年前的精選輯中便已經收錄,但如今聽來,依然韻味十足。 毫無疑問地,dEUS完美地演出了令人期待已久的回歸,同時也奠定了他們比利時搖滾前鋒的地位。想著大學時自己在校園裡開車放著“Instant Street”,隨著其中怪異反覆的吉他獨奏,將方向盤打到底,載著學弟們在球場上飛快地畫圈打轉的情景。我想dEUS仍會繼續伴隨我渡過接下來的許多美好時光。 *dEUS官方網站:http://www.deus.be

“Good Day Sun Shine” in outer space

很久沒有在早晨的陽光中醒過來,我明明只睡了三個多小時,但卻在早上六點半便睜開眼睛,再也睡不著。 出門買了漢堡蛋和大冰奶,上次清醒地看到正要出門上班上學通勤的人們不知道是多久以前,陽光並不刺眼,天氣很舒服。回家在NME看到了Paul McCartney在昨晚(11月12日)對國際太空站現場轉播演唱會的新聞,轉播的歌曲有兩首:包括新專輯中的“English Tea”和The Beatles的經典歌曲“Good Day Sunshine”,藉此作為太空人們的起床號--“…set to wake up crew with a spot of English tea and wish for a good day sunshine”。據說這場太空轉播的靈感是由於“Good Day Sunshine”一向是NASA作為叫醒太空人的音樂。 這則新聞對大家來說可能不代表什麼,但“Good Day Sunshine”這首歌對我來說其實別具意義。它其實是我開始接觸搖滾樂最最最根源的原因。16歲的時候,我在英國的巴士上聽到這首歌,就再也沒忘記過。後來我因為它開始聽披頭的音樂,並且一頭鑽進搖滾樂的世界。我一直都記得當天聽到那首歌時車窗外的豔陽,和在草地上野餐的慵懶人群。 “Good Day Sunshine”收錄在披頭四的經典專輯“Revolver”,如果有人對他們不熟的話。

eMusic.com & Bloc Party

網路上音樂付費下載的機制越來越成熟,但對於在台灣的國外獨立廠牌的愛好者來說,幾乎都無法享受到這些便利。iTunes Music Store等線上音樂商店因為版權的關係,都不開放當地國以外的使用者購買音樂。今天發現了eMusic.com這個網站,和其他網站用信用卡卡號來判別的方式不同的,此網站似乎有一個“刻意”出現的漏洞,就是只要在帳單地址任意填上美國地區住址(例如:Google總部地址),便可以下載版權限制在美國地區的歌曲,這真是一大福音! 不僅如此,它還提供了50首的下載額度讓新用戶試用,不滿意即可在一定時間內取消服務,不會被收半毛錢。另一個很實際的優點,它的計費方式是以月計費,每個月美金$19.9的方案可以下載90首歌,也就是一首歌才不到台幣八塊錢!大約只有iTunes Music Store四分之一的價錢,而且,它沒有在音樂檔案加入DRM(數位版權管理),所以可以無限次數複製到任何機器上。總之,好處多多,唯一的缺點就是曲目數量跟iTMS相距甚遠,不過倒是有很多台灣很難買到的獨立音樂。 今天登錄成功後首批下載的便是Bloc Party十月份發行的新單曲“Two More Years/Hero”。兩首歌曲延續Silent Alarm中的曲風,直接有力的節奏和大量delay堆疊的Fender清脆吉他刷弦,曲勢上更加圓融。當然,苦澀依然,某些滋味感覺很像自己幾年前的樣子。 這兩樣東西是本日推薦。有信用卡的人可以去試試,不喜歡這項服務的話也可以隨時退出。總之,Bloc Party的新曲一定要聽!

企圖心

今天用BT抓到了Mew要在下週一正式發行的新專輯 – “AND THE GLASSES HANDED KITES”。這是一張收錄十六首歌曲,每首歌前後連貫,整張一氣喝成,很獨特、很有氣勢、充滿創作力、企圖心旺盛,我很喜歡,但我想我不會常拿出來聽的專輯。 這是很殘酷,殘酷到令我自己都覺得無助的事情。 我一直都是Mew的忠實歌迷,他們是無聊的2003年我唯一覺得驚艷的新團體。從日本的Summersonic第一次認識和愛上這個樂團,到之後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Frenger”渡過我窮極無聊的上班生活,Mew有兩點十分吸引我,一個是他們獨特的編曲和奇特但不刻意的怪異節奏,另一個便是流暢到不行的旋律線。而這張新專輯,他們將第一項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但旋律卻變得薄弱許多。 這讓我想到的是,旋律和氛圍這兩種東西真的是這麼難共存的嗎?在新專輯中,Mew將他們冰雪氣質擴展到一個無窮大的境界,說得容易想像一些,就像是Sigur Ros的重裝行軍版。在氣氛的營造上是破表的高分,但是旋律真的十分平淡,”Am I Wry? No”那種氣勢依然存在,但耐聽度打折許多,或是說,很難對某首歌曲有很深的印象。 於是,我又會想到,樂團展現創作力的方式是不是一定會利用某幾種特定的模式:(1)超過15首的曲目,更甚者,雙專輯(或雙CD)、(2)整張專輯連貫、(3)歌曲講述同一概念主題或前後呼應、(4)絞盡腦汁,極盡複雜的編曲、(5)帶一首超怪異的隱藏歌或是開場曲。這些都很棒,但我仔細回想,這些可能是會讓我覺得很屌的”點”,但我真正鍾愛或是百聽不厭的專輯通常都不是這樣。 旋律也許真的是影響我很大的因素。我的老闆是滾石黃金時期的音樂人,我們今天上班時把他參與製作的「紅玫瑰白玫瑰」電影主題曲「玫瑰香」翻出來聽(題外話:百度能在Nasdaq掛牌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很少聽國語流行歌,但這首歌真的十分打動我,林憶連的歌聲來演繹這首歌曲只能說是完美,而歌曲質感的營造也非常純粹,但最重要的還是旋律,沒有話說。在我心中,將旋律和氛圍拿捏最完美的,莫過於Mercury Rev的”All Is Dream”,這已經被我列入人生十大專輯之一,他沒有符合我上述所說得任何一個”有企圖心的”專輯”似乎應該”有的特點,但他完整的程度讓其他專輯很難超越在我心中的地位。簡單的說,沒有話題性,但真正能打動人心。 最後,我還是必須說,Mew的新輯是一張經典之作,搖滾樂迷必備珍品。雖然很可能被我買回來之後貢在架上。 連結:Mew Official Site

Here Comes The Sun

我這幾天的狀況跟當年的愛迪生有點像。 每次我認真做一件事情時,便很容易會陷入著魔的狀態。自從上禮拜我拿起吉他、紙筆、麥克風,重新開始面對電腦做歌之後,我的每一天都是和刺眼的朝陽說晚安。前兩天我面臨一個新的工作,就是幫一個(1)女生 的朋友寫一首(2)輕快 的歌。基本上輕快的歌我沒什麼問題,雖然說Echo給人的印象是以陰鬱為主,但我還不至於無能到只會寫慘情歌。不過寫女生旋律倒是比較麻煩的一點,因為我很習慣了寫給自己的旋律,我了解自己的音域音質,還有最佳的表現方式。但是替人寫歌就不同了,我必須能保證這是適合他的旋律。 於是處女座的可怕性格就開始了,這兩天我總共想了四組曲和三組詞,晚上一回家就自己閉門錄到太陽來跟我招手。以致於,我忘記回email、忘記繳卡費、忘記回Blog上的留言、忘記要早起去上班(?)、忘記不可以喝太多咖啡和抽太多煙。 今天中午起床,原本是要飛奔到公司去處理事情,但是因為身體實在太疲累了,於是我選擇對自己好一點。先在客廳沙發上看政論節目發呆了半小時,再慢慢地到捷運站旁邊的麥當勞一邊吃麥香魚一邊看某本不是很時尚的數位時尚雜誌。坐上捷運,很不巧做到西面的位子,太陽就這樣一路曬著我,但其實我腦中還在想那首輕快歌曲的事情。想著想著,就忽然很想聽The Tears,說實在,我從來沒有真正有過想要把The Tears拿出來聽的念頭,某次都是隨便聽聽,快轉跳過;會買CD也是因為他們是少年的偶像,總覺得我好歹也有十幾片Suede的CD旁邊至少應該有一張Here Comes The Tears。不過,今天我是真的想聽。 如果不要用「Suede原始黃金組合的新團」,這麼沈重的壓力來看這張專輯的話,其實這是一張很舒服耐聽的作品。Brett獨有的旋律感依然很犀利,畢竟要在這些通俗到不行的和絃裡唱出這些旋律,是真的很不容易的。從頭開始聽,幾乎每一首歌都是很陽光美麗的情歌,我實在看不出來所謂「 淚」在哪裡。我個人認為,這張唱片根本應該取名為”Here Comes The Sun”,他們團名乾脆也改成”The Sun”好了。 今天的我很陽光,而且我認真的覺得,The Sun這個團名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