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的回聲 – 台北聲音日記24時

原載於聯合文學六月號 演出前的休息室裡,輕盈、慎重、興奮與莊嚴……種種奇妙交織的情緒總是同時並存著。在開場音樂襯墊著觀眾細碎的交談聲中,夜色就在這隱遁於市街擾攘之外的地下基地裡,默默地溢散了。 而在舞台的幕簾被揭開之前,這段約三十分鐘的等待彷若就是種植於人群心中必要的神祕儀式,酒瓶敲擊的聲音、湊近耳邊的低語、與陌生朋友的問候都在其中變得自然而不刻意。而這一切,就像是為了我們而預備的獻禮,這使得在休息室內的我感到隆重而沈靜。 工作人員和朋友們在狹小的空間裡穿梭打點著,踩踏木質地板的步伐聲加快著身體血液流動的速度,除了偶爾開口和團員們確認演出細節外,大半時間我都浸淫在這凌亂聲響中所帶來的亢奮,從而揣想群眾渴望從舞台上捕捉到的吉光片羽。這將有助於我在站上舞台的那一瞬間起,便成為這群體期盼中飛躍而出,活生生的具體實踐。於是,由胸口激越的情緒中逐漸清晰的心跳聲,用沉穩而強烈的搏動,一拍一拍地,和周遭的一切合奏著威嚴而雄壯的行軍曲。我們即將踏上近在咫尺的戰場,用自豪的武裝,解放這個空間內所有的歡愉、渴望、與熱情。

我與稲田經理的Flavour K

這幾年稲田經理(Keiichi)除了幫忙echo之外,閒暇時也會和我一起做歌,方式很簡單,Keiichi先把音樂的部份全部錄完,我再唱vocal上去,通常都是唱一次就搞定,加上Keiichi很喜歡Changlish(這已經是他公開的癖好),所以我也都不用再寫歌詞,唱完直接定案。從迴聲社的時期到現在,總共完成了三首歌: 1. KOS 2002我剛從紐約回台,等著去報效國家的幾個月我幾乎都待在迴聲社鬼混,KOS就是在那時候完成的,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和Keiichi一起做歌。經過不外乎某個在迴聲社熬夜的早上,Keiichi忽然meter上升說他想到一首歌,接著就把鼓、吉他錄完然後說:「幫我唱vocal和彈吉他」,然後他就跑去躺在錄音室裡睡覺…,我錄完把他叫醒後他超開心的,因為他那種奇怪的和弦進行真的很難有人可以把旋律編得好聽。 Q.那什麼是KOS? A.其實就是Keiichi+Oakes+Shipy (因為隔天Shipy來社團時也莫名其妙被說:幫我彈Keyborad 2. OverTime 時間跳到2006,Keiichi辭掉在日本做了三年的工作回台灣。三年沒在台灣,他也幾乎三年沒彈吉他…。很想做歌但吉他才彈了十幾分鐘就開始喊手指頭很痛。所以OverTime應該是他憑著毅力、忍著手指痛的狀況下錄完的。 這首算是我效率最高的一首,他錄完之後就叫我想一下旋律。我拿著麥克風一邊上網一邊唱,歌run完一次我也錄完了。而且他很滿意,說就這樣,不用重錄了。最後我參與那首歌的過程就只有五分鐘。 Q. 為什麼叫OverTime? A. 因為Changlish裡有一句聽起來就是OverTime。 3. +Po 這首歌的曲在07年就好了,但後來我開始忙巴士底之日,所以雖然Keiichimeter很高,但我完全沒空幫他錄。直到08年事情大都告一個段落,他才又終於好意思來凹我幫他錄vocal。+Po他從寫到錄完大概一小時就搞定,這也是Keiichi做過最簡潔有力的歌,我們常說他寫的歌都有一種K味(Flavour K),應該和他很喜歡用七和弦有關係,但這首算是最不K味的,算是某種突破吧? Q. 為什麼叫+Po A. Keiichi自認為這首歌有Placebo的感覺,+Po唸起來很像(Plus Po),意義上又有「加上Po」的意思,這是他很得意的一個諧音… 其實這張「Flavour K」EP已經完成一陣子了,但因為Keiichi一直覺得他不好意思宣傳,所以只好不停地強迫親朋好友到INDIEVOX買,大家喜歡的話給他鼓勵一下囉!其實稲田經理雖然在做公事時很嚴厲,私底下其實是很容易開心和害羞的傢伙。 Flavour K三首試聽&下載 http://www.indievox.com/disc/808

1976《方向感》和《愛的鼓勵》

98年的春天吶喊我第一次看見1976,當時的阿凱儘管說話時帶著羞怯笑容,但表演時總是充滿著迷人特質。2000年Echo來到台北,阿凱作了許多引薦和提攜,更帶著我們多次同台演出。在私人情感上,1976除了一直是我喜愛和尊敬的樂隊之外,也是樂團生涯中一起走來的摯友。多年來,1976以從容而堅定的姿態引領風潮,並成為了搖滾態度和摩登氣質的象徵。06年底重新發行的《方向感》和《愛的鼓勵》,是台灣獨立音樂邁入成熟期中最經典的兩張作品,在聰慧的詞句和迷幻的音牆之間,你將聽見青春雋永的滋味。

My Favortie Acoustic Performances#2

The Cure – A Letter To Elise (MTV Unplugged 1991) 蠟燭、地毯、迷幻、吉普賽。傷心情歌。 高中的時候我第一次在MTV台看到這場演出,就不曾忘記過。十多年過去,Robert Smith的髮型、裝扮和歌聲皆一如往昔,放眼西方搖滾樂壇,他似乎是唯一擁有長生不老藥方的人。

My Favortie Acoustic Performances#1

Suede – The Living Dead 這支影片最早是約兩年前品方傳給我看的,那時候回聲樂團正在進行少年最後旅行的全省誠品書店不插電巡迴,我們找了許多的參考資料,這是其中之一。今年農曆年的時候,我在家閒來無事把整首曲子的自彈自唱練了起來,Bernard的木吉他手法十分細緻,加上唱得部份,花了我不少時間。我一直希望有機會可以在舞台上演出這首歌,但遲遲沒有實現,最近回聲樂團的冬季原音演出系列展開,又讓我想起這支影片,於是在YouTube上找了出來。 這首歌所描述的正如歌名:行屍走肉,也就是吸毒者的故事。據說Bernard對於Brett填上這樣的歌詞相當生氣,大罵Brett在他如此甜美的曲子上寫下這樣關於人渣敗類的故事。不論如何,我個人認為這是Brett Anderson早期填詞的佳作之一,整首歌用單向的對話刻畫出社會陰暗面的場景,細膩而動容。這也是Suede所有B-sides裡,我最愛的其中一首。

Foo Fighters @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7/11 Foo Fighters Acoustic Tour,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也許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因為對Nirvana的投射心理聽Foo Fighters,卻從來不是個大歌迷。

Hyde @ Fillmore

我今天在舊金山的搖滾重鎮Fillmore看了Hyde(不要懷疑,就是日本彩虹的那個Hyde…)美國巡迴的最終場。Hyde真的是我親眼見過最「漂亮」的男生,他也很會利用自己的這項特質,不時地嘟嘴舔唇弄得台下歌迷尖叫不斷。這場表演將日本嚴謹的民族性表露無疑,現場禁止攝影(美國的表演場通常都不會禁止專業相機外的攝影),表演甚至過場時的所講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肢體動作都感覺得出來經過精心設計。他們在做了一場很棒的演出,但可惜地是,和這個場地的一切都有些格格不入。Hyde無疑是日本搖滾數一數二的偶像人物,但在舊金山的演出也只有大約六七百人。要成為在美國大鳴大放的外國藝人的確十分不容易,就算他似乎已經是亞洲「Pretty Boy Rocker」的極限…

The Kooks

The Kooks – Inside in / Inside out 這張專輯我已經聽了二十次以上了,而且還絲毫不覺得膩。 集生猛、溫柔、魅力於一身的真搖滾! 這原本又是我碰運氣買下的一張專輯。這幾年已經有太多「The XXXXs」的復古搖滾樂團,前陣子Artic Monkeys更將這類樂風帶向了媒體炒作和唱片銷售的巔峰,這類音樂爽是很爽,但聽多了也是有些膩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封面這幾個留著一頭自然捲亂髮的年輕人,心中一股好感就油然而生。而封面簡潔的設計和「The Kooks」這個很蠢的團名(這個字本身就是傻瓜…)也給了我不錯的第一印象。 然後,第一首歌,我的心就被收買了。 「Seaside」是一首不到兩分鐘的情歌小品 ,木吉他刷弦和人聲的極簡配置,簡單到不行的歌詞,在主唱Luke隨性的演繹下卻成了令人忍不住一聽再聽的迷人樂曲。更令人覺得奇妙的是這樣的曲序安排和一般的認知有很大的差距,但效果卻是出奇的好,讓人每次聽這張專輯都想要從頭開始播放。 第二首歌開始,The Kooks露出年輕狂放的本性,「See The World」、「Sofa Song」、「Eddie’s Gun」連續三首簡短有力的搖滾佳作。比起目前許多復古搖滾樂團師承Franz Ferdinand在節奏部份多所著墨的編曲方式,The Kooks「復古」的更加徹底,他們將注意力集中在旋律與歌曲結構上,加上Luke天生充滿魅力的嗓音,真可謂是聽厭了節奏取向的舞廳搖滾後,讓人耳目一新的「上品」! 除了第一首歌殺出抒情小品的奇招外,這張專輯整體的曲目安排也十分完美順暢。快節奏的爽歌、流暢的民謠曲風相互穿插,這點也同樣套用在他們的編曲上。短短三分鐘的「Matchbox」,裡面有著放客、搖滾、雷鬼等不同節奏,但整首歌一氣呵成,完全沒有硬幹造作的感覺。專輯中只有一首歌超過四分鐘,樂器部份也大多是吉他、貝斯、鼓等基本配置,偶爾穿插風琴。但每首歌都讓人覺得充滿驚奇,編曲功力之深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Inside In/Inside Out幾乎包辦了所有令人著迷的搖滾元素:朗朗上口的旋律、生猛有力的氣勢、聽似簡單但處處有玄機的編曲,還有變幻莫測的節奏。絕對是一張讓你怎麼聽都不會膩的唱片。唯一令人賭爛的是,做出這麼屌專輯的樂團,竟然只是一群年近二十的小夥子。 快去買吧,好聽到懶得多說了。(我想我說得夠多了…) www.thekooks.co.uk The Kooks – Seaside

大團之路 Keane – Under The Iron Sea

前天參加了Hitoradio所邀請的Keane新輯試聽。由於少年最後旅行發行期間我已經參加過一次Bloc Party – Silent Alarm試聽,所以對流程大致清楚。前往現場的路上,我把Keane的第一張專輯Hopes And Fears重新溫習了一遍,說實在我已經許久沒有聽這張專輯。當初認識Keane只是因為在唱片行聽到他們的歌,毫不考慮就帶了CD回家。「以鋼琴為基調、加上優美聲線的搖滾樂」,Keane的形象在我心中一直都只停留在這裡,但即便如此,他們一直稱不上是一個我十分喜愛的樂團。首張專輯的歌曲聽起來都差不多,bass被藏在背景中,節奏感有些不足,以致到最後已經有些麻木。我在路上邊聽邊想,如果新專輯還是用這樣的模式進行,可能會有些令人生膩。 試聽會因為其他邀請人紛紛不克前來,最後成了我和阿凱的對談會。主持人小樹發給我們一本歌詞本,和兩份官方的新聞資料,阿凱第一句話就問:「這資料是不是有錯,Keane的組合應該是『主唱、鍵盤、鼓』而不是『主唱、吉他、鼓』…」雖然這資料的確有誤,但也讓我們發現事有稀蹺。資料的後面,寫著他們這次用了許多吉他音效來製造所謂的迷幻聲響…

Thom Yorke’s side project – The Eraser

前兩天在DEAD AIR SPACE上看到了www.theeraser.net這個連結,上去看了一下沒什麼東西就離開了。今天早上,MSN看到Quiff傳來的漏接訊息:「Thom Yorke個人專輯 http://www.theeraser.net/」,半信半疑間,上Google查了一下,雖然只有三個結果,但已經印證了這個消息。 Green Plastic上刊載了一篇Thom Yorke發出的簡短訊息,大意如下: 這是一個默默進行了一陣子的計畫,叫The Eraser。由Nigel製作、Thom譜寫演奏,Stanley負責封面設計。無可避免地這會是一張較多電子元素的作品,但依然會有「歌曲」的感覺。一直以來我都很希望作類似的東西,而過程十分有趣且快速。 … 我不喜歡「solo」這個字眼,聽起來不太對勁。這張專輯將會在七月發行。 這張從製作到設計完全是Radiohead班底的side project,依照這幾個怪人的性格,其詭異的程度我想應該不會亞於Johnny Greenwood的Bodysong。總之幾個月後可以一起擁有Radiohead新專輯外加Thom Yorke的The Eraser,這個地球持續暖化的夏季也許不會像想像中那麼難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