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RAINBOWS

就我的觀察,世界上似乎只有兩個「品牌」每次一推出新產品,就會有一群人挑東挑西,嫌新的沒有舊的好,但依然屢屢狂賣熱銷,甚至成為革命性商品。這兩個品牌,一個是Apple,一個就是Radiohead。

搖滾後,動物性感傷(全文)

音樂給了這個世界太大的想像空間,不論是聆聽上的,或是生活與態度上的。而大多數人也都一廂情願地相信著自己所相信的。於是,看完這些音樂紀錄電影,人們依舊會循著自我的認知而產生各自不同的解讀,是愛與和平的神妙憧憬?或是搖滾教義的集體佈道?也許是:我們不該讓自己的情感渲染了這些故事,而該用更平靜的心態去面對他們的誠實。

The War Tapes

位於舊金山同志區的Castro Theatre是當地歷史悠久且副盛名的戲院,至今已經有八十四年歷史。除了同志電影之外,Castro戲院也時常舉辦各類主題的影展。我看的片子是得到今年紐約Tribeca Film Festival最佳紀錄片的「The War Tapes」。這是一支關於美國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的紀錄片,而它的特別之處,在於所有戰爭中的畫面皆是由三名參與作戰的前線美國士兵所拍攝,它藉由士兵的觀點來看這場充滿爭議的「解放伊拉克行動 (Operation Iraq Freedom)」,我們得以接收到親身參與戰爭者最直接的想法和感受,而不再只是置身事外的媒體、政府、學者,或是政治評論家。

大團之路 Keane – Under The Iron Sea

前天參加了Hitoradio所邀請的Keane新輯試聽。由於少年最後旅行發行期間我已經參加過一次Bloc Party – Silent Alarm試聽,所以對流程大致清楚。前往現場的路上,我把Keane的第一張專輯Hopes And Fears重新溫習了一遍,說實在我已經許久沒有聽這張專輯。當初認識Keane只是因為在唱片行聽到他們的歌,毫不考慮就帶了CD回家。「以鋼琴為基調、加上優美聲線的搖滾樂」,Keane的形象在我心中一直都只停留在這裡,但即便如此,他們一直稱不上是一個我十分喜愛的樂團。首張專輯的歌曲聽起來都差不多,bass被藏在背景中,節奏感有些不足,以致到最後已經有些麻木。我在路上邊聽邊想,如果新專輯還是用這樣的模式進行,可能會有些令人生膩。 試聽會因為其他邀請人紛紛不克前來,最後成了我和阿凱的對談會。主持人小樹發給我們一本歌詞本,和兩份官方的新聞資料,阿凱第一句話就問:「這資料是不是有錯,Keane的組合應該是『主唱、鍵盤、鼓』而不是『主唱、吉他、鼓』…」雖然這資料的確有誤,但也讓我們發現事有稀蹺。資料的後面,寫著他們這次用了許多吉他音效來製造所謂的迷幻聲響…

曼谷一百搖滾(Bangkok 100 Rock)

我想我不需要在這裡強調聽Oasis唱“Don’t Look Back In Anger”有多令人感動、或是Placebo的“Special K”有多令人熱血沸騰,因為這些都不是用文字可以描述的,我只能建議沒有看過他們表演的各位下次有機會請必定要把握。除此之外,我有一些比較實際的心得跟大家分享,特別是在玩樂團的朋友。

‼警告‼ 畢生看過最爛的電影 — 無極

無極電影海報 Originally uploaded by Pochang Wu. 最假特效+最可笑劇本+最俗造型+最沒品味美術+最令人失望的導演=無極,最無話可說的電影。 警告各位不要和我一樣花冤枉錢。 還有我發誓這輩子不會再看陳凱歌的電影。

dEUS

昨天晚上在eMusic上發現dEUS的新專輯“Pocket Revolution”,興奮到睡不著覺,今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下載好的mp3來聽。這張令人望眼欲穿的專輯我已經整整等了六年之久。 接觸到dEUS完全是誤打誤撞。99年的某天,我和春佑兩人無聊地在新竹火車站前的大眾唱片閒逛,因為不知道要買什麼,所以開始漫無目的地看側標來挑CD。我買了什麼已經不記得了,而春佑買的就是dEUS的“Ideal Crash”。這張專輯對於當時的我們產生很大的衝擊,其中千變萬化的音樂風格、詭異刁鑽的吉他和絃和旋律線令人耳目一新,曲調時而甜美、時而兇猛,不時還帶著些許調侃與諷刺的興味。尤其是其中的單曲“Instant Street”更在當時被我們奉為國歌,幾乎每天都要聽上好幾回,甚至春佑的英文名字都來自其中的一句歌詞:“Pains playing yoyo in my body as we speak.” dEUS成立於1991年,早期以翻唱為主,但很快地開始進行創作。四軌EP“Zea”發行後,樂團開始在倫敦展開一系列演出,並且因此獲得Island Records的一紙合約,成為少數簽入國際大廠的比利時樂團。前兩張專輯dUES開始建立出自己的獨特風格,他們將民謠、龐克、爵士、Grunge等樂風巧妙地融合;第三張專輯“Ideal Crash”在歐洲獲得空前成功,巡迴演唱會場場爆滿,最後一系列的演出甚至擺出嘉年華慶典的陣仗,特別邀來了吞火的表演者和舞群。之後樂團順勢發行了單曲精選“No More Loud Music”。然而,就在聲勢正旺時,dEUS卻忽然宣佈休團。 這幾年間,樂團成員各自發展個人的計畫,復出之後,除了主唱Tom Barman和小提琴手Klaas Jazoons之外,其他都是新面孔。然而,在這兩位原始團員的掌舵下,dEUS一貫獨特的多元性和優美旋律線依然,開頭曲“Bad Timing”就十足展現了dEUS將怪異破音吉他穿插在優美聲線中的功力,最後長達一分多鐘的Grunge式吉他衝刺搭配著背景的呢喃,毫無保留地宣告dEUS的回歸;首支單曲“7 Days, 7 Weeks”帶著淡淡的憂傷和希望,是典型的dEUS式抒情曲;標題曲“Pocket Revolution”,主唱Tom靜靜地玩弄著他性感的嗓音,搭配小提琴的沈鬱,卻忽然在副歌時出現女黑人福音式的高亢合唱和節奏感十足的吉他刷奏;結尾曲“Nothing Really Ends”是充滿慵懶氣氛的沙發小品,這首歌曾在多年前的精選輯中便已經收錄,但如今聽來,依然韻味十足。 毫無疑問地,dEUS完美地演出了令人期待已久的回歸,同時也奠定了他們比利時搖滾前鋒的地位。想著大學時自己在校園裡開車放著“Instant Street”,隨著其中怪異反覆的吉他獨奏,將方向盤打到底,載著學弟們在球場上飛快地畫圈打轉的情景。我想dEUS仍會繼續伴隨我渡過接下來的許多美好時光。 *dEUS官方網站:http://www.deus.be

企圖心

今天用BT抓到了Mew要在下週一正式發行的新專輯 – “AND THE GLASSES HANDED KITES”。這是一張收錄十六首歌曲,每首歌前後連貫,整張一氣喝成,很獨特、很有氣勢、充滿創作力、企圖心旺盛,我很喜歡,但我想我不會常拿出來聽的專輯。 這是很殘酷,殘酷到令我自己都覺得無助的事情。 我一直都是Mew的忠實歌迷,他們是無聊的2003年我唯一覺得驚艷的新團體。從日本的Summersonic第一次認識和愛上這個樂團,到之後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Frenger”渡過我窮極無聊的上班生活,Mew有兩點十分吸引我,一個是他們獨特的編曲和奇特但不刻意的怪異節奏,另一個便是流暢到不行的旋律線。而這張新專輯,他們將第一項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但旋律卻變得薄弱許多。 這讓我想到的是,旋律和氛圍這兩種東西真的是這麼難共存的嗎?在新專輯中,Mew將他們冰雪氣質擴展到一個無窮大的境界,說得容易想像一些,就像是Sigur Ros的重裝行軍版。在氣氛的營造上是破表的高分,但是旋律真的十分平淡,”Am I Wry? No”那種氣勢依然存在,但耐聽度打折許多,或是說,很難對某首歌曲有很深的印象。 於是,我又會想到,樂團展現創作力的方式是不是一定會利用某幾種特定的模式:(1)超過15首的曲目,更甚者,雙專輯(或雙CD)、(2)整張專輯連貫、(3)歌曲講述同一概念主題或前後呼應、(4)絞盡腦汁,極盡複雜的編曲、(5)帶一首超怪異的隱藏歌或是開場曲。這些都很棒,但我仔細回想,這些可能是會讓我覺得很屌的”點”,但我真正鍾愛或是百聽不厭的專輯通常都不是這樣。 旋律也許真的是影響我很大的因素。我的老闆是滾石黃金時期的音樂人,我們今天上班時把他參與製作的「紅玫瑰白玫瑰」電影主題曲「玫瑰香」翻出來聽(題外話:百度能在Nasdaq掛牌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很少聽國語流行歌,但這首歌真的十分打動我,林憶連的歌聲來演繹這首歌曲只能說是完美,而歌曲質感的營造也非常純粹,但最重要的還是旋律,沒有話說。在我心中,將旋律和氛圍拿捏最完美的,莫過於Mercury Rev的”All Is Dream”,這已經被我列入人生十大專輯之一,他沒有符合我上述所說得任何一個”有企圖心的”專輯”似乎應該”有的特點,但他完整的程度讓其他專輯很難超越在我心中的地位。簡單的說,沒有話題性,但真正能打動人心。 最後,我還是必須說,Mew的新輯是一張經典之作,搖滾樂迷必備珍品。雖然很可能被我買回來之後貢在架上。 連結:Mew Official Site

Here Comes The Sun

我這幾天的狀況跟當年的愛迪生有點像。 每次我認真做一件事情時,便很容易會陷入著魔的狀態。自從上禮拜我拿起吉他、紙筆、麥克風,重新開始面對電腦做歌之後,我的每一天都是和刺眼的朝陽說晚安。前兩天我面臨一個新的工作,就是幫一個(1)女生 的朋友寫一首(2)輕快 的歌。基本上輕快的歌我沒什麼問題,雖然說Echo給人的印象是以陰鬱為主,但我還不至於無能到只會寫慘情歌。不過寫女生旋律倒是比較麻煩的一點,因為我很習慣了寫給自己的旋律,我了解自己的音域音質,還有最佳的表現方式。但是替人寫歌就不同了,我必須能保證這是適合他的旋律。 於是處女座的可怕性格就開始了,這兩天我總共想了四組曲和三組詞,晚上一回家就自己閉門錄到太陽來跟我招手。以致於,我忘記回email、忘記繳卡費、忘記回Blog上的留言、忘記要早起去上班(?)、忘記不可以喝太多咖啡和抽太多煙。 今天中午起床,原本是要飛奔到公司去處理事情,但是因為身體實在太疲累了,於是我選擇對自己好一點。先在客廳沙發上看政論節目發呆了半小時,再慢慢地到捷運站旁邊的麥當勞一邊吃麥香魚一邊看某本不是很時尚的數位時尚雜誌。坐上捷運,很不巧做到西面的位子,太陽就這樣一路曬著我,但其實我腦中還在想那首輕快歌曲的事情。想著想著,就忽然很想聽The Tears,說實在,我從來沒有真正有過想要把The Tears拿出來聽的念頭,某次都是隨便聽聽,快轉跳過;會買CD也是因為他們是少年的偶像,總覺得我好歹也有十幾片Suede的CD旁邊至少應該有一張Here Comes The Tears。不過,今天我是真的想聽。 如果不要用「Suede原始黃金組合的新團」,這麼沈重的壓力來看這張專輯的話,其實這是一張很舒服耐聽的作品。Brett獨有的旋律感依然很犀利,畢竟要在這些通俗到不行的和絃裡唱出這些旋律,是真的很不容易的。從頭開始聽,幾乎每一首歌都是很陽光美麗的情歌,我實在看不出來所謂「 淚」在哪裡。我個人認為,這張唱片根本應該取名為”Here Comes The Sun”,他們團名乾脆也改成”The Sun”好了。 今天的我很陽光,而且我認真的覺得,The Sun這個團名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