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ong For Shipy

十年有太多的故事,但與其一一訴說,不如用一種狀態來表示。我們一直在狩獵霓虹,浪漫地等待著偶然的美麗,儘管有時覺得孤單,但依然抱著對永恆星空的渴望。雖然Shipy現在暫時脫隊,但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到達心中夢想的地方。在那之前,就讓我們代為歌頌。 狩獵霓虹(demo@頂樓) 我作了一個夢 夢中的你和我 正一同狩獵霓虹 我們都不自由 貪戀人間燈火 又渴望穿越星空 又渴望穿越星空 在寂寞的星球 草履蟲的宇宙 我說我們就勇敢地走 但這是你生命中最甜美的笑容 你也選擇不再等候 你也終於放開了手 但人們依然凝望 在這城市的缺口 而我也不再迷惘 在看見驟雨後的霓虹 於是我也學會承受 縱然依然渴望星空 何處又是我的自由 愛情 風景 消息 安靜 這次我將不會選擇悲傷 這是我們共有的美 願你自由飛翔 記得思念 我作了一個夢 夢中的你和我 正一同狩獵霓虹 在天涯的盡頭 你未完的形容 就讓我們為你歌頌 就讓我們為你歌頌

Dance Beat Rock

這是Muse的新MV “Supermassive Black Hole”,前些日子曾在NME上看過一篇有關Muse的報導,其中主唱Matt便提到新專輯中將有一些舞曲節奏的曲目,並且順便稱讚了這類型音樂的翹楚 Franz Ferdinand。現在答案揭曉,雖然不至於到驚豔四座的程度,但算是一次不錯的改變和嘗試。 幾個月前應朋友之邀寫歌,當時他希望我能做一些所謂”Dance Beat Rock”的東西。但說實在的,這個類型字面上看起來很容易了解,但實際要執行上卻並沒有那麼容易。我試了一些電子音樂的節奏,最後拼湊成下面這首歌,但你會發現,雖然我用了電子的loop和聲響,但其實這首歌並不能「跳」。事後我才了解自己陷入了「舞曲」=「電子」的迷思,而現在檯面上的許多舞曲搖滾樂隊告訴我們,重點不在聲響,而是節奏與韻律。 但不論如何我挺愛自己這首demo。Echo近期將開始準備新專輯及單曲的錄製工作,第一首單曲已經選定為「無奈」(名稱暫定),也許第二彈我們會選一些「Electro Beat」(NOT Dance Beat)的歌曲集結。 以下是Demo:

無聲的輪廓

這是一個月前,我寫給一個心愛女孩的歌。 我從沒幫Echo以外的人寫過歌;但這首歌與其說是寫給她,不如說是用來訴說我對她的感情。 寫完的當晚,我錄下了這個版本給她。或許你會覺得吉他很粗糙,副歌也不夠漂亮,而事實上,我後來也改好了更完整的版本;但這就是我當時心中的愛戀和想要表達的溫柔,簡單、殘缺,但無法被重現。 「殘忍總是虛幻,而真實總是殘忍」說完妳笑了。 而此時,眼前河堤邊的夜色,卻開始如妳所說的一樣,不真實了起來…

新世紀的你和我 (Demo)

這首歌寫於2003年11月。 當時我看了一本叫做“認識爵士樂 (Jazz for Beginners)”的爵士樂入門書。其中用圖畫書的方式帶你認識爵士樂,深入淺出,我十分喜歡。但書中其中一個章節:What Is Jazz? — Part 2,卻十分嚴肅第探討了被大量屠殺的美國黑奴與爵士樂之間的緊密聯繫。 輸入美國的黑奴總人數不詳。 … 平均算來,每一個活著進口的黑奴背後,大概有五個已在非洲或海上死亡。因此,美國的黑奴買賣業,消滅起碼六千萬非洲人。 我相信,以某種我們不了解的方式,爵士樂替數千萬非洲人吶喊出痛苦的心聲。我們一直未承認這些人的死亡,未曾悼念他們。他們鮮血淋漓的呼喊聲,正超越時空、排山倒海地向我們襲來… 解放黑奴後……曾為奴隸的人們對音樂的需求更甚以往。他們似乎想藉著這個音樂,來探討自己該怎麼運用這份既可演奏又可聆聽的自由。他們等著讓它來表達他們需要學習的東西。他們已經了解,這個音樂要觸及的,不只是白人或是他們自己的族類,而是生活的本身,還有那些如今終於擁有自己生命的人。 這些文字對我的震撼十分強烈。看完之後,我心想,如果爵士樂是六千萬死亡黑人與更多遭受苦難的黑奴們用鮮血所譜出的生命音符,那麼… 「我的音樂是什麼?」 於是,這首歌成為我的結論:

無奈

這首歌寫於2004年的冬天,當時的生活十分乏味,如果有閱讀我前一篇巴士底之日應該就能窺知我當時的心境。當沒什麼事好開心的時候,反而會讓人想寫開心點的曲子,也算是另一種自娛娛人。 同時間春佑跟阿嶽在美國巡迴,她在Echo網站上post了一則留言,我十分能感受她所說的那些話: 所以說~大家不要被生活中的規律性麻木了唷.這裡所謂的規律性…就是每一天會有的氣,每兩天會受的傷,每三天會來的寂寞,每四天會渴求的清醒,每五天會被給予的安慰,每六天會享受的刺激,每七天會必須的面對現實..每個人都有生活中不一樣週期的循環與循迴,要怎麼選擇跳脫出來破壞,或者是在其中尋求安全感.都是要有堅毅的心和勇氣.希望在台灣的各位朋友都要堅強. 後來我用她的留言寫了歌詞,只花了大約五分鐘。

Love To Go

Music&Words by me This song is dedicated to my best friend 春佑. Life goes on, let’s keep fighting! 我在星河中旋繞 試著喚醒著你光潔的心 忘卻不安和危險 我在陰雨中微笑 試著挽留住你燦爛的臉 不在陰暗中枯萎 我在黎明中祈禱 靜靜盼望著你倉皇的夜 尋得溺愛和依偎 我在人群中尋找 試著翻掘出你茫然的心 不再紛擾

煙硝

當一切混亂不明;當人群愚昧盲從。 解放前的急切試探,請你切記著偽裝… 煙硝 曲:Shipy、柏蒼 詞:柏蒼 這數據的迷航 我穿越秩序的火光 這灌頂的迷湯 我吞食危險的劑量 請你敲擊我的空窗 敲擊我的空窗 粉碎格式的模樣 自由前的迫降 請切記著偽裝 Your trial balloon 這權力的瘋狂 我拒絕愚笨的圓謊 這煽動的激昂 我質疑防衛的正當 讓我敲擊你的心臟 敲擊你的心臟 叮囑迷失的信仰 自由前的迫降 請切記著偽裝 Your trial balloon

耍堅強

要提這首歌就必須要回朔到2003年。那時候冠文和Shipy都還在學校唸書,Keiichi也到日本去工作了,於是台北就只剩下我和春佑兩個人「相依為命」,每天晚上手機響起不用看都猜得到是誰打來的,日子真的是單調的緊。但也因此,我時常被春佑逼著在家作歌。某天我領了薪水後興沖沖地去公司隔壁的樂器行買了一把斑鳩琴(Banjo),回家隨手把玩時正巧春佑哼了一小段旋律,我覺得很好聽,於是就用新買的斑鳩做成了一首歌。因為從沒玩過斑鳩琴,所以彈奏的方法也是完全把它當吉他用,用斑鳩刷和絃的結果意外地有一種快樂的表面下藏著淡淡憂愁的感覺,於是自然而然地歌名就成了“耍堅強”。 歌詞則是在某個週末的下午完成的,那天天氣很好,我一個人在木柵街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裡寫歌詞,那時候還不像現在到處都可以無線上網,因此只要到咖啡館我就會帶著寫詞專用的筆記本,隨手寫寫東西。剛好那天我隔壁桌有兩個十幾歲的小情侶,小男生不知道做了什麼事讓那個女孩子很不高興,於是一直在旁邊傻笑賠不是,而女孩子很酷地完全不理他。那個男生一臉尷尬僵硬的笑臉真是讓我永生難忘,我在一旁看了就有一股莫名的衝動想要把他扭成一團的臉給搓開,但畢竟不行,於是我把他寫進了歌詞裡。 不過,這首歌的原始藍圖是拿Shipy的故事當範本的。我想,如果有「全世界最會耍堅強的男人」這種排名的話他應該可以列入前三。 Demo錄完之後,冠文說他很不喜歡這首歌,加上這只是一首較為簡單的作品(這首歌一開始的working title叫“Banjo14”,因為它主歌(又)是一四級和絃),而非什麼創新立業之作,於是就一直被擱置著。上個月,春佑又跟我提起這首歌,過了這麼多年老實說我已經不想管什麼創新不創新的事了,作音樂沒那麼嚴重(賽路義:「不要每一首歌都想作成經典!」),於是我們又把這首歌從硬碟裡翻了出來,並把當時遺漏的一些歌詞填完。 原本是希望可以錄一個新的demo放上來的,但因為感冒一直沒有痊癒,無法唱歌,所以先放歌詞上來,歌將再補上。 翻轉記憶的軸線 回到時間的原點 切開斑駁的假面 展露青澀的笑顏 轉個圈 說聲再見 揮別蒼白的思念 轉個圈 不再停歇 擁抱熱烈的新鮮 但其實我 未曾闔眼 在每個無人的深夜 但其實我 依然糾結 在你吐出的絲線 灑上濃烈的香水 遮掩熟悉的氣味 學習快樂的語言 接受自我的催眠 轉個圈 說聲再見 搓開尷尬的嘴臉 轉個圈 不再停歇 迎接真實的喜悅 但其實我 斷肢殘臂 像隻被拍落的蝴蝶 其實我 依然深陷 在那陳舊的情節 夜 又來試探我的極限 就算是寂寞作祟 就算是我的靈魂仍渴望安慰 讓我 斬斷挑弄我的指尖 不要再剖開我的胸膛 然後說是你想敞開我的心扉 不要再說 不要再說 就這樣沈默 就這樣沈默地放了手 就這樣沈默… 一切都已不再 那依然荒謬的午夜 已沒有你我的同在 那依然喧鬧的世界 已沒有你我的呼喊 那依然曼妙的聲線 已不能負載著未來 那依然躍動中的星辰 映照被遺忘的現在

Recycle: Shipy was a young man, she has a big hard chin

“Recycle”是Echo(應該說Shipy)為了89268與ifva即將推出的香港獨立及錄像比賽(The Hong Kong Independent Short Film & Video Awards.)DVD所製作的音樂,內容在描述地球因氣候變化所面臨的衝擊和危機。 所有的樂器、錄音、midi programming部份由Shipy一個在家用Cubase完成,我則是負責動嘴巴出意見和mastering。請大家為Shipy掌聲鼓勵! P.S.我知道標題文法莫明其妙,為什麼要這樣請問我的好朋友稻田敬一…

Soundtrack01

照片的場景是2002年的清大迴聲社,裡面的人物由左至右分別為:小邱、春佑、我、猛男,大家都一副臘塌的模樣。當時,所有的demo,便是在這裡,以及用中間那台只配備了15吋螢幕的電腦完成。 前一篇文章寫到02年所作的兩首劇團配樂,其中一首是放在【迴聲合輯II】中的“夏日陣雨”,另一首倒是從來沒有曝光過。這兩首配樂是為了品方和Balthus的實驗影片所作的,但由於是沒有影片直接做配樂,所以在音樂上有完全的發揮空間。這首歌由我和西皮兩人完成,當時剛開始學習使用軟體樂器,節奏部份我用簡單易學的Fruity Loops編了一些迴路,而西皮則是將KORG的老琴X3音色淋漓盡致地發揮。這首歌我們只花了兩天的時間完成,髒亂不堪的社團那時候就是我的起居室。 說真的,照片裡的這些人看起來真是土到不行…

佛陀

Music by Shipy, Words&Voice by me 這迷人的漩渦 是我墜入驚怖前的旎夢 那溫柔的舉措 卻依然伴著我 這揚張的紋絡 是我潛入寧靜前的搏動 那猶存的餘火 卻仍牽絆著我 拾起那 赤裸的軀殼 檢視那 脆弱的靈魂 放下那 慾念的浮沈 遺忘那 因時間褪色的人 在陰影的背後,那神祕的節奏 操控著愛與恨的因果,殘留的悸動 而那虛實間的面容 化成佛陀掌中光潔的彩虹 而我俗媚的心卻著了迷 這迷人的漩渦 是我墜入驚怖前的旎夢 那溫柔的舉措 卻依然伴著我 這揚張的紋絡 是我潛入寧靜前的搏動 那猶存的餘火 卻仍牽絆著我 在陰影的背後,那神祕的節奏 操控著愛與恨的因果,殘留的悸動 而那虛實間的面容 化成佛陀掌中光潔的彩虹 而我俗媚的心卻著了迷 在錯置的時空,那斷裂的缺口 收納著哀與樂的因果,殘留的泡沫 而那虛實間的盡頭 化成佛陀掌中輪迴的宇宙 而我俗媚的心卻著了迷 放下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