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Enemy

My little enemy, my little penalty 正偷偷竊笑 My little tragedy, my little fantasy 正並肩啟航 My little quantity, my little density 微弱地生長 My little colony, my little ology 美麗的聯想 讓我索求你的吻 優美從容的敵人 讓我逐獵你的唇 我會驕傲地沈眠 My little pyramid, my little seventies 朦朧的意象 My little sympathy, my little history 錐心的過往 讓我索求你的吻 優美從容的敵人 讓我逐獵你的唇 我會驕傲地沈眠

座右銘 II

今天練了兩首新歌:“自由之處”和“座右銘”,想想大概有好幾個月沒有好好用練團編歌了。這幾個禮拜都在忙和春佑合作的新網站,原本想說辭掉工作之後會有更多的時間來作音樂,不過事實上要建立另一個新計畫反而比上班領死薪水還要花更多的精力…但當然,這不是錢的問題而已。 倒是有時候,覺得自己的角色有些錯亂。每當陷入一件事情當中,就會出現一種一定要把事情做完的衝動,這種性格對於作音樂來說也許不錯,因為當天的靈感當天就可以立刻被記錄下來,不會一拖再拖直到原有的感覺都消失了。不過放在其他事情上可就不一定了,我常常就這樣困在一個自我強迫的壓力下,而完全把其他該作的事情都擺在一旁。就像之前不停地作新歌,前一陣子不停地寫作,最近則不停地建構網站…我常希望自己可以專心把一件事情作好就好,但往往都是事與願違。如果一個人一次只能扮演一個角色,或許我們都能輕鬆許多。 這是我們網站的logo,從“樂”字的象形文衍生出來,它是一個以音樂為主的網站,主要特色在於協力寫作。至於其他的細節,日後待更加完整後會再告訴大家。當然也需要各位音樂愛好者的協助。 附上“座右銘”試聽,歌詞請見之前的文章。

One Last Chance

10/05 1:31am ~ 10/08 5:43am 這是英文版,歌詞很簡單,自己聽聽看吧。 比較要苦惱的是中文版如果比較不好聽就糟了。 P.S. 我愛小紅兄弟

100% U

正版: 100% U 這是你沒日沒夜地催眠我的魔咒 告訴我夢想已近雖然遙遠不能推縮 這是你喋喋綿綿所堆砌出的蜃樓 虛晃地叫我相信地面的城即將升空 於是我不曾懷疑 於是我全接受 你孤傲直覺的空殼子裡 躲藏而膽怯的自我 我開始質疑自己是愚昧或是盲從 到最後我才看見 100% U 狂妄的歌聲 草率的定論 100% U 嘴裡的親熱 骨子裡的冰冷 100% U 我沒有愛 我沒有氣 也沒希望 等待你仔細去想 去專注地傾聽 去專注地傾聽 狂妄的歌聲 草率的定論 100% U 嘴裡的親熱 骨子裡的冰冷 100% U 堅定的眼神 抹油的鞋跟 100% U 巨大的舌根 微小的靈魂 100% U — 被丟棄版: 這是妳微醺舌尖裡滲透出的誘惑 挑弄我每根神經失去理性任妳左右 這是妳豐厚雙唇間激流出的漩渦 敏捷地將我吸入徹底淪陷不及措手 於是我無力抗拒 於是我全接受 妳純潔如芙蓉的眼裡妖媚而狂野的自我 酥麻的興奮開始扭曲我的抽動 到現在我才看見 100% U 冰冷的眼神 炙熱的體溫 … Read More

鐘聲行進 The Clock Is Running

今天的Demo。 鐘聲行進 The Clock Is Running 黎明之前的夢境 帶著溫柔的驚慌 挑倖的氣息 鐘聲行進 滴答滴 而我躁動的跡象 也在此沈靜 時間凝聚 帶我漸漸地靠近 禁閉的你 黑暗也就此撤離 這時刻指間的距離 攤開你的心 這時刻遺落的聲音 敲響新的生命 秋天之前的孤寂 帶著荒涼的迷惘 妖嬈的呻吟 鐘聲行進 答滴答滴 而我莫名的頹喪 也在此平息 時間凝聚 帶我漸漸地靠近 禁閉的你 黑暗也就此撤離 這時刻指間的距離 攤開你的心 這時刻遺落的聲音 敲響新的生命 Sing to everyone…

可能性

秋天的黎明,是比葡萄還晶瑩的紫色。 空氣中弛放的美 深紫色的慵懶 和天空中的奇妙景象 或許 我沒有甜蜜的嘴 能完全地釋放 你心中神祕難解的結 縱然 這是個機巧的詭辯 沒有邏輯推演裡 一種純粹性的直覺論斷 但是 每當我沈睡之間 卻依稀地看見 被告誡不能跨越的線 那可能性 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 但我躍動的心臟在此刻停止搖晃 的可能性 卻高於它的殘餘劑量 而我慷慨又激昂地向著對樓高唱 的可能性 只剩下原子裡的誤差 這是測不準的振盪你就別再去想 的可能性 已足以讓行星徹底迷航 在這大宇宙的劇場我飛散的意向 於是我意外的疲倦 那刺眼的太陽 和喚醒一切的巨大金光 開始 質疑我所犯的罪 我何嘗不想 在月色裡昏沈地融化 那可能性…

May I Yearn For You

昨天寫的新歌,拿來試驗一些最近買的新玩具。MXR Phase 100、GarageBand Jam Pack、今年自己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Fender Strat-O-Sonic™ DV II。

我的男孩女孩

還不知道要取什麼歌名,不過最近寫詞越來越快,是個好現象。 這首歌的曲是在下班的捷運上想到的,中途在SOGO門口等人時用手機錄了下來。歌詞照例是在我的巴士底小套房內產生。 男孩 你那憂鬱的眼神是否真的有些苦悶 女孩 你那粉嫩的豐唇似乎應該盡點責任 今晚 當你們四目相接是否期待一些體溫 今晚 這胡鬧的城市也許不再如此冰冷 這凝結的空氣 迅速包圍擁抱環繞彼此最深的興奮 這停滯的呼吸 即將搶走掠奪擄獲彼此瞬間的永恆 男孩 別再裝作文藝青年談論搖滾樂的責任 女孩 別再像個知識份子探討女性的自尊 今晚 這不是自由的肉體或是規律的重生 今晚 這美麗的城市也就不再那麼陌生 這挑弄的刺激 急切地焚燒撕破拆解彼此馴服的柔順 這暈眩的樂趣 請給我無聊透頂卻熱情歡欣最原始的親吻

座右銘

消失了幾天,因為都在寫歌。 專輯的準備工作開始,才會發現有很多的旋律要編,歌詞要填。EP宣傳這段時間,一邊被訪問一邊也將自己的思緒整理清楚,說實在,要改變風格不是件簡單的事,但也勉強不來。風格、代表性這些東西,都是自然會浮現的。不用想太多。我現在也沒有想太多。 想冠文或西皮的歌很享受,因為他們會把大致的感覺和編曲都錄好,我可以面對電腦隨意的唱我想像的東西,像小時候用彩色筆畫圖畫書一樣。這幾天很密集的想了三首,每想完一首就有一種功課寫完的快感,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小學生。 下面是其中一首,冠文原曲標題叫「Let’s go higher」,我取叫「座右銘」。 我沒有心 我沒有真實的自我 我只有消瘦的臉孔 所謂軟弱 所謂的順從一向是我 的座右銘 而我 沒有那海洋的寬闊 我只要熱情的撫摸 所謂空洞 所謂不安全感是我 的墓誌銘 而你 是否和我一般怯懦 是否和我一般矯作 和我一般囉唆 而你 是否和我一般退縮 是否和我一般肌迫 一般地困惑 我沒有力 我沒有滿腔的熱火 我只有滿肚的如果 所謂勇氣 所謂的認同感是我 隨便說說 而你 是否和我一般怯懦 是否和我一般矯作 是否對你來說 只是一場遊戲 雖然沒有把握 而你 是否和我一般退縮 是否和我一般肌迫 是否對你來說 只是逼不得已 雖然沒有藉口

Please Stay (Part II)

前面說了半天,結果最後這首歌根本不是用我的新吉他錄的(它被我外借到遙遠的陽明山上去了)。不過最慘的還不只這樣,因為時間緊迫,我必須在感冒,喉嚨沙啞的狀態下錄完這首歌。就這樣一邊配唱一邊猛灌生薑茶,好在最後沒有什麼大礙。 錄音前,我和團員們一起看完歌詞之後,我們甜美的造型師第一句話就說:「你不是說你不寫情歌了嗎?」。我想有必要澄清一下。基本上,這不是一首情歌。延續【新世紀的你和我】中所說的,我想表達的是這個世代的空洞和脆弱,一種無法將愛擴張至自身之外的無奈。我想我們都曾經自許要有寬廣的視野與胸懷,我們都曾經希望自己能夠發出真實而原始,並且能夠震攝人心的呼喚。然而,當我們用心的檢視自我,卻又是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微弱和渺小。我們不是大時代下的憤怒青年,我們只是這安逸冰冷的世代裡茫然的一群。 這首歌將會收錄在香港獨立廠牌89268的五週年紀念合輯中。感謝Fruit Trees錄音室汪六和林老師的大力協助! PS. 這個mp3是尚未經過後製作的版本,所以音量較小,請轉大你的喇叭聆聽。

風車Demo

其實西皮是木吉他高手,風車Demo版的吉他比較清楚,實在不想獨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