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P WANTED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才會把徵人啟事寫成一篇blog。 不過現在的狀況就是,我需要一個工作夥伴,他需要精通三樣東西:HTML, CSS, Photoshop。另外,視覺方面的美感固然是必要的條件,不過我更希望他能具備極高的互動(Interactive)及介面(Interface)設計概念。同時英文也必須要有一定的讀寫能力。 其他的加分題:會Flash程式製作,加分;會寫AJAX,加分;宅男,加分。 還有幾點特殊事項要先說明:他最好喜歡聽搖滾樂,因為我會保持工作環境處於不停有搖滾樂播放的狀態,不愛聽可能會很痛苦。還有,工作時間會和一般公司不同,下午一點到晚上十點,請健康族勿試。 如果你覺得我是要弄一個設計工作室那就大錯特錯了。往後我希望自己的事業都能跟音樂有關,所以這會是一個音樂相關網路服務的開發工作。雖然短時間內嗅不到錢味,但我想對於獨立音樂環境會是有正面意義的。 最後要談應徵方式了。有意應徵者請將履歷和作品email到:mail@pochang.com,我看過之後覺得適合的便會另約時間面試。每個月五號發薪水,至於多少就面議囉,會有勞健保和最少一個月年終,上班地點在台北市政大附近。歡迎過完年、領完年終的有志青年帶槍投靠,我們三月開始上班。 任何問題請寫信給我,或留comment。 (更新:2007/2/6) 我已經找到人了,謝謝阿緒的幫忙。 Wish me luck!

BFSH

2005年五月的某一天,我收到這封信: 你們好, 我是來自香港89268的康家俊。 早年偶然機會下聽過一遍你們團隊的感官駕馭專輯,非常喜歡,但一直沒有機會在香港找到。 上星期因工務到了台北一趟,有幸買到你們剛推出的少年的最後旅行專輯,翻來覆去聽了很多遍,很是喜歡,那縈迴於腦海的感覺彷彿就像結他的looping一樣歷久不散。可惜這一次依然未能買到感官駕馭專輯。 回到香港從貴網上找到你們的電郵,大膽的向你們發一通電郵問個好…

1976《方向感》和《愛的鼓勵》

98年的春天吶喊我第一次看見1976,當時的阿凱儘管說話時帶著羞怯笑容,但表演時總是充滿著迷人特質。2000年Echo來到台北,阿凱作了許多引薦和提攜,更帶著我們多次同台演出。在私人情感上,1976除了一直是我喜愛和尊敬的樂隊之外,也是樂團生涯中一起走來的摯友。多年來,1976以從容而堅定的姿態引領風潮,並成為了搖滾態度和摩登氣質的象徵。06年底重新發行的《方向感》和《愛的鼓勵》,是台灣獨立音樂邁入成熟期中最經典的兩張作品,在聰慧的詞句和迷幻的音牆之間,你將聽見青春雋永的滋味。

煙硝

一月六號當唱完木雕輪盤,走下舞台的那個片刻,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這次的煙硝單曲從籌備到正式發行長達兩個月,由於上一張單曲《無奈|被溺愛的渴望》發行的期間,我們學到了許多經驗,也因此這次有更多瑣碎環節上必須謹慎處理。一直到今天,才能夠有一些空閒的時間坐下來好好地寫一篇文章。 如單曲簡介中說到的,這是一首關於政治的歌曲,主要是針對前年至今全球和台灣所發生的一連串政治事件,包括伊拉克反恐戰爭到台灣內部每天不停上演的政爭戲碼。我還記得Echo剛成立的時候,我曾經為我們歌曲的走向寫過一篇介紹文字,其中引用了台灣作家鍾肇政先生曾經寫過的一段話,其中提到「意識形態就像泡泡,冒冒冒,冒完之後就沒有了」,他對於文學作品所追求的是一種雋永的感動。這段話對我影響很深,這麼久以來也一直被我奉為創作時所遵循的方向。於是我談論感官,抒發情感,觀察現象,但從未碰觸過和政治及牽涉到意識形態的議題。大學時代的我對於政治議題沒有絲毫的興趣,那些每天在電視上播送的戲碼與切身毫無關聯,而世界各角落所發生的悲劇與災變又與自己好遠好遠。多年後我才漸漸發現這其實是處在一個被資訊轟炸下的麻痺狀態,掌握知識和資訊者反倒噤聲而冷漠,並非是應有的態度。 也許世界不會因我們而改變,但是否就應該選擇沉默? 如果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可以拋出義正詞嚴所偽裝的風向球試探人群,且屢屢安全過關的時候,那麼他們便將更加變本加厲的露出桌底下的槍口。而相反的,我們也能夠將自己的思想和反抗偽裝成一首詩、一篇文章、一幅街頭塗鴉、或一張唱片。我們可以選擇做一個屠城木馬中的戰士,或是繼續容忍釋放和平煙幕而手握槍柄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