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The Wall 囍帖已寄出

所有喜帖已於昨天(4/27)統一寄出,應該下週一或二即可收到。所有信封上都會有Echo的官印,以及團員手抄的姓名住址。 我們下一次的寄件日是5/2,希望收帖的請於5/2零時前email你的姓名地址給我們。 5/6的開場時間為晚上八點,Echo將演唱15首左右的曲目,之前將有新銳樂團Digihai的表演。 The Wall的交通資訊請參考此連結。 再次強調,5/6當天請以喜宴的裝扮出席! 更新(2006/5/2): 第二批囍帖已於今天下午寄出,應該這一兩天就會收到。 各位週六見!

查理布朗女孩(二)

進大學第一個禮拜,我加入了迴聲社。 迎新會當天,空盪的社團教室裡沒有幾個人,裡面的設備破破爛爛的,但至少算是齊全。兩個擴音喇叭的外皮上,有幾個被香菸燙過的痕跡;磨石地上積著細沙和灰塵,角落裡還藏著許多掃不起來的菸頭。辦公桌上擺了一些飲料和餅乾,學長說自行取用不必客氣。我在一本看起來破爛不堪的卡紙上留下自己的姓名、宿舍電話、還有擅長的樂器。在這個作風樸實,人口比例以理工科系臭男生佔大多數的校園裡,裡面的人算是稍微特異的。但是,我喜歡的音樂類型依然沒有太多人接觸過,社團裡,大部分的人聽的是Hard Rock或是Metal,多數的新生提到自己喜歡的樂團時,也不外乎是Bon Jovi和Guns N’ Roses。但我無所謂,對我來說,加入搖滾樂社團是期待已久的事情。聯考前最後一個月,當我坐在溼熱無比的教室裡做最後的拼搏時,這是唯一能夠支撐我僅存鬥志的念頭。六月的夜晚,白蟻成群地在日光燈管上集結飛舞,某些翅膀剝落的則在桌上扭動肥肥的腹部爬行。我一邊聽著耳機裡“Definely Maybe”轟隆隆的吉他聲,一邊默背著課本裡國民大會運作的方式。我將夢想寄託在這些不久後就要拋諸腦後的文字和算式上,沒有選擇地讓它們決定我未來的方向。

查理布朗女孩(一)

CD片停止旋轉,手提音響上的LED顯示唱片的總長度“45:25”。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就這樣發呆了好一陣子。我還不太能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聲音。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進入了另一種自我封閉的空間中,和在人群中發愣所不同的是,這一次,存在的價值和方向在隱約間一點一滴地浮現腦海裡。幾天後,我到唱片行買了那張被聳動推薦的“Dog Man Star”。每天晚上,我躲在自己由兩百五十六種顏色和三萬多個方格所組成的世界裡,用滑鼠掌控著威尼斯砲艦隊,在Suede的陰鬱氣氛裡航向未知的海域。不論我的船艦在直布羅陀,在南中國海,或是曲折危險的尼羅河水域,那些鬼魅般的音符永遠在規律起伏的風帆上跳動。

It’s a crazy world…

根據「泰晤士報」公布的30歲以下、居住在英國的年輕富豪年度調查,上榜者多數是演藝人員 … 英國最受歡迎樂團之一的酷玩樂團(ColdPlay)四名團員個個身價不凡,他們分佔第三到第六名,包括主唱、鋼琴手,同時也是女演員葛妮絲派特洛先生的克里斯馬汀、貝斯手蓋貝瑞曼、首席吉他手強尼邦藍、及鼓手威爾查恩等,都各自擁有2500萬英鎊的財富。 第七名是The White Stripes樂團主唱懷特與他的名模妻子艾爾森,財富達2000萬英鎊。 轉載自:大公網 三到七名都是搖滾樂手,而且我對他們財富都有所貢獻。 巧合的是我現在正在聽Oasis的Rock ‘N’ Roll Star… 好樣的,你們這些傢伙… P.S.家裡反對你玩樂團的人可以拿這篇報導給爸媽看

紐約(一)

我在紐約的時間不算長,只有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過了這幾年,許多當時的強烈衝擊已經漸漸隨著時間而衰減,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星的畫面,片斷但是清晰。2001年夏天,我從清大畢業,“感官駕馭”的錄製工作則進行到最後緊鑼密鼓的階段,紐約大學則在這時候寄來了入學許可。這些多重的選項讓我陷入了每個脫離校園生活的人們都曾面臨的難題。一直到了開學的前一個禮拜,我才在百般不願意之下做了決定。離開台灣的前幾天,我趕著在錄音室裡補足專輯中最後幾首沒有完成的歌曲。二十三歲生日還是在錄音室裡度過的,那天,冠文和錄音師小馬一起跑進配唱間,在昏暗的燈光中,他們對著二十萬的Neumann麥克風為我唱了生日快樂歌。場面很溫馨,但也顯得有些冷清。

水母.舊情詩

我多麼希望跌落在你盼望的沼澤裡 捲起我濕濘的褲管 為你撈拾那些深陷的焦慮 我多麼希望迷失在你驚懼的森林裡 緊握我鮮紅的刀柄 為你斬落那些偷窺的眼睛 我多麼希望投身在你進化的戰爭裡 舉起我陳舊的槍口 為你獵殺那些徘徊的黑影 我多麼希望漫步在你幻臆的舞池裡 壓榨我微薄的信仰 為你遴選那些飄邈的光暈 馳騁在狂放的藍色海洋上 或只是被動的沉溺 我循著水母綠色的光帶 帶著你不定的氣味和我著迷似的愛戀 繼續我漂流在母體的旅行

台北.細雨.三十秒短歌

我的思念倒轉 身體在細雨裡 輕輕發顫 我用盡最後的呼喊 思緒在冰冷裡 靜靜打轉 我直起了背彎 卻發現眼前一切已全然變了 於是我默默呢喃 唱著煙雨妝點迷濛的歌

春佑的第一篇blog

Echo團員要開始在我們官網寫文章了,先來看看這篇春佑的,really funny… http://www.echoband.com/?p=90

Echoband.com Podcast

為了讓各位更「隨心所欲」地「聆聽、下載、分享、傳送」我們的demo,我為echoband.com作了一個podcast,只要用iTunes或其他podcast軟體訂閱此網址: http://feeds.echoband.com/echocast 即可再第一時間收到Echo的最新demo、live影片,或是其他影音podcast。其中除了D小調上過去出現過的demo之外,也會有其他團員所錄製的音樂作品。 不知道Podcast是什麼鬼嗎?請參閱Wikipedia上的解釋。 懶得看也沒差,只要跟我作下面的步驟: (1) 下載 Apple iTunes (如果你電腦中已經安裝iTunes的話,請直接到第二步。) (2) 按這裡把Echoband.com Podcast加入iTunes (3) 完成,就降。 目前我先放了五首歌曲,之後會陸續擺上,enjoy!

西皮的demo

西皮在Streetvoice上開了個板,上面有許多未來Echo新專輯中的demo。所有歌都是西皮一人搞定,大家可以上去聽聽,我只能說很屌!

記得我說過The Wall的表演要當婚禮辦嗎? 這是囍帖,5/6想來The Wall的人,留下你的姓名住址,Echo會寄帖子給你。公開資料有顧慮的人,可以直接email給我。 我是認真的! 右邊是5/7清大迴聲社在新竹市東門城舉辦的「滾滾爆竹」演唱會,這將是Echo連續第八年參加此活動。迴聲社是我們的根。 還是要強調一次,5/7將會有Echo成團以來最屌的事發生。不打幌子! Update 2006/04/17: 5/6@The Wall Dress Code 請所有要來看Echo 5/6 The Wall演出的朋友,以出席喜宴的裝扮前來!Enjoy our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