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5th Anniversary to 89268!!

以下是Echo的無趣賀詞: WHO(WHERE):IF YOU WERE THE BOSS OF 89268… 冠文(Echo吉他手):我要在某一本有名的雜誌裡放入音樂推薦的專欄 小邱(Echo貝斯手):把香港的indie music推到台灣,也讓我們台灣知道更多好音樂。有空的話,就追求張曼玉 西皮(Echo鍵盤手):我想要將華人地區所有獨立樂團含辛茹苦錄製的專輯全部代理到香港 春佑(Echo鼓手):..我不敢想…因為當唱片公司老闆很辛苦 柏蒼(Echo主唱兼吉他):推出89268 PodCast+每天晚上喝夜茶

騷動

兩年半來第一次在公司加班超過十二點,在這個超時工作居世界之冠的島嶼上,也許我也算是個幸福的人了。搭上計程車,辛亥路上的行道樹交錯著街燈飛快地流動著,記憶的走馬燈也開始跟著閃過腦中。我的身體中的確有那麼一鼓力量在醞釀著。告別了一年多糾結的戀情,和兩年半辛苦研發的網路公司,我即將站上人生的一個新的起點,眼前的寬闊感似曾相識,有點像是當年拿到免役證明書的那種解脫感,但卻又帶著像是大學畢業時那樣揮別難捨回憶的惆悵。但相同的是,那面對未知未來的茫然和興奮所加成的騷動。 頂樓的天空今晚特別的清朗,斗大的星星們閃啊閃的,請祝福我這段旅程的最後時光。

魔鬼集訓營

本週是Echo魔鬼集訓營,一三五六日練團,二四去游泳池練體能。我們要從一Tone到底團變成一曲多Tone團。上圖中冠文正努力地將每首歌的效果器旋鈕方位畫在他自製的方格紙上。

Please Stay (Part II)

前面說了半天,結果最後這首歌根本不是用我的新吉他錄的(它被我外借到遙遠的陽明山上去了)。不過最慘的還不只這樣,因為時間緊迫,我必須在感冒,喉嚨沙啞的狀態下錄完這首歌。就這樣一邊配唱一邊猛灌生薑茶,好在最後沒有什麼大礙。 錄音前,我和團員們一起看完歌詞之後,我們甜美的造型師第一句話就說:「你不是說你不寫情歌了嗎?」。我想有必要澄清一下。基本上,這不是一首情歌。延續【新世紀的你和我】中所說的,我想表達的是這個世代的空洞和脆弱,一種無法將愛擴張至自身之外的無奈。我想我們都曾經自許要有寬廣的視野與胸懷,我們都曾經希望自己能夠發出真實而原始,並且能夠震攝人心的呼喚。然而,當我們用心的檢視自我,卻又是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微弱和渺小。我們不是大時代下的憤怒青年,我們只是這安逸冰冷的世代裡茫然的一群。 這首歌將會收錄在香港獨立廠牌89268的五週年紀念合輯中。感謝Fruit Trees錄音室汪六和林老師的大力協助! PS. 這個mp3是尚未經過後製作的版本,所以音量較小,請轉大你的喇叭聆聽。

89268 Live Gig Series #3 – Echo 少年的最後旅行LIVE IN HK

89268 Live Gig Series #3 – 少年的最後旅行LIVE IN HK 9/3(六)HITEC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地下 20:30 Oliver 21:30 Echo Echo將在廣州現代音樂節後,立即前往香港,參加由89268所舉辦的Live Gig Series系列表演,並為EP【少年的最後旅行】展開在港的一連串宣傳活動。一同演出的友團Oliver為【音樂殖民地雜誌MCB】2003讀者票選的年度五大歌手,曾在今年的野台開唱與Echo同台。這次在香港的表演,Echo將獻唱從【感官駕馭】到【少年的最後旅行】,以及即將錄製的新專輯中的精選曲目,讓香港的朋友一次聽到Echo最完整的風貌。 演出資訊: Ticket CD:$100 Ticket:$50 門票即日開始於the PANIC及the PANIC 2發售 憑票現場獲贈BAILEYS一杯 the PANIC 香港九龍旺角西洋菜街南226號2樓 852-2396 2608 the PANIC 2 香港灣仔港灣道2號 香港藝術中心2樓a店 852-3598 6218 相關連結: 89268 – ❐ www.89268.com

Echo @ Modern Music Festival 現代音樂 廣州2005

Modern Music Festival 現代音樂 廣州2005 9/2(五) 20:30 廣州 長隆萬人馬戲表演場 本次“現代音樂——廣州2005”匯集了來自中國、台灣、美國、德國、法國、波蘭、吐瓦等世界優秀樂手、樂隊;以搖滾音樂為主線,同時融合爵士,電子音樂,民族音樂,世界音樂等深受不同音樂口味的樂迷喜歡的音樂元素。因而,音樂風格的多元化與世界化,將是本次音樂節的一大特色。 Echo將藉由這次演出初扣對岸大門,希望能將台灣的獨立音樂帶往大陸,並能與世界各地的獨立音樂者做更多的交流。 演出陣容: Echo(台灣) 竇唯(中國) 張楚(中國) 王磊(中國) 朱芳琼(中國) 謝天笑與冷血動物(中國) Austistic Daughters(奧地利/美國) Painkiller(美國) 貢嘎拉姆(藏族) 美好藥店(中國) YAT-KHA(吐瓦) Cobra Killer(德國) 相關連結: Modern Music Festival 現代音樂 廣州2005- ❐ www.modernmusic.cn

Please Stay

我愛木吉他的原因很多,其中最大的因素是「方便」,隨手拿起來就可以把玩,不需要像電吉他要插導線、接效果器、開音箱,還要注意深夜音量不能太大,很適合我這種懶人。木吉他也很適合構思旋律與和絃的進行,電吉他當然也可以,但總覺得需要有個鼓手在旁邊配合,不然在感覺上打了很大的折扣。當然,木吉他刷弦的清亮也是沒有其他弦樂器可以比擬的。 我的第一把木吉他是高一參加吉他社時跟校門口的推銷員買的,只花了兩千塊錢。當時我一直很苦惱為何我總是無法將和絃按緊,於是不停地用力練習,到了手指頭都滲出血的地步,直到彈了同學參加吉他社團購的四千塊吉他,才發現自己的吉他弦比別人高出至少三倍。於是很快的,我有了第二把木吉他(四千塊的「名匠」),它一直陪我到高中畢業,開口笑的琴身還被我用The Rolling Stones的大嘴貼紙黏住。這段時間我學會了張學友的吻別、劉德華的忘情水、Richard Marx的Now And Forever、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和Oasis的Wonderwall。我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 一直到了大四,我才買了第三把木吉他,Epiphone的Dove。Pick guard上的鴿子是用感覺很廉價的顏料畫上去的,現在已經只看得見鴿子尾巴和腳下站的樹枝。我用它做了很多首歌,錯置的共鳴、繞、傾慕、夏日晚歌、紅與藍、巴士底之日,以及許多未發表的作品。這把琴的低音不夠厚實,但仍可以感覺出些許Gibson家族的特性。樂器這東西,特別是木吉他,完全是一分錢一分貨,也沒什麼什麼好挑剔的。倒是人家說,木吉他和古代兵器一樣,是有生命的,你越是把玩他,他的聲音就越「開」,我想我的Dove應該已經開到他生命的極限了。 於是,當了兩年多的上班族,我終於有錢買了人生中第四把木吉他。我曾經一直幻想著自己有一天可以拿著和Bernard Butler一樣的Gibson Jumbo或是Jeff Buckley手中的Guild,我喜歡那種顆粒粗大、聲音厚實的搖滾音色。但最後基於各方考量,我選了韓國Cort的Custom Shop(正好琴不在手邊,型號再補上)。韓國琴的手工很細膩,雕花、鑲嵌都十分華麗,但最重要的是它的音色出奇的完美,高低音表現都十分平均出色,line in的收音也幾乎沒有失真,實在令我愛不釋手,唯一只有品牌名號不夠響亮,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我用這支吉他寫的第一首歌,叫做Please Stay,是一首民謠小品,獻給對自己侷限於男女的小情小愛而感到慚愧的人們。 Please Stay 意外的我正羞澀地賣弄 存在依舊是美麗的淪落 我的愛滯留在胸臆間顫動 無奈的我卻瑟縮而脆弱 Ought to say 這也許是我荒謬的錯覺 To stay 卻不能掩飾那殘留的狼狽 These days 我試著喚醒已沈睡的魔鬼 Please stay 請賜我張狂濃烈的夢靨 我的愛微弱如萎糜的眼瞳 慾望依舊是最後的歸所 唇齒間你我正溫熱地交錯 茫然的我卻冰冷而沈默 我的愛散落在金色的海中 無奈的我卻瑟縮而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