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tay

我愛木吉他的原因很多,其中最大的因素是「方便」,隨手拿起來就可以把玩,不需要像電吉他要插導線、接效果器、開音箱,還要注意深夜音量不能太大,很適合我這種懶人。木吉他也很適合構思旋律與和絃的進行,電吉他當然也可以,但總覺得需要有個鼓手在旁邊配合,不然在感覺上打了很大的折扣。當然,木吉他刷弦的清亮也是沒有其他弦樂器可以比擬的。

我的第一把木吉他是高一參加吉他社時跟校門口的推銷員買的,只花了兩千塊錢。當時我一直很苦惱為何我總是無法將和絃按緊,於是不停地用力練習,到了手指頭都滲出血的地步,直到彈了同學參加吉他社團購的四千塊吉他,才發現自己的吉他弦比別人高出至少三倍。於是很快的,我有了第二把木吉他(四千塊的「名匠」),它一直陪我到高中畢業,開口笑的琴身還被我用The Rolling Stones的大嘴貼紙黏住。這段時間我學會了張學友的吻別、劉德華的忘情水、Richard Marx的Now And Forever、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和Oasis的Wonderwall。我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

一直到了大四,我才買了第三把木吉他,Epiphone的Dove。Pick guard上的鴿子是用感覺很廉價的顏料畫上去的,現在已經只看得見鴿子尾巴和腳下站的樹枝。我用它做了很多首歌,錯置的共鳴、繞、傾慕、夏日晚歌、紅與藍、巴士底之日,以及許多未發表的作品。這把琴的低音不夠厚實,但仍可以感覺出些許Gibson家族的特性。樂器這東西,特別是木吉他,完全是一分錢一分貨,也沒什麼什麼好挑剔的。倒是人家說,木吉他和古代兵器一樣,是有生命的,你越是把玩他,他的聲音就越「開」,我想我的Dove應該已經開到他生命的極限了。

於是,當了兩年多的上班族,我終於有錢買了人生中第四把木吉他。我曾經一直幻想著自己有一天可以拿著和Bernard Butler一樣的Gibson Jumbo或是Jeff Buckley手中的Guild,我喜歡那種顆粒粗大、聲音厚實的搖滾音色。但最後基於各方考量,我選了韓國Cort的Custom Shop(正好琴不在手邊,型號再補上)。韓國琴的手工很細膩,雕花、鑲嵌都十分華麗,但最重要的是它的音色出奇的完美,高低音表現都十分平均出色,line in的收音也幾乎沒有失真,實在令我愛不釋手,唯一只有品牌名號不夠響亮,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我用這支吉他寫的第一首歌,叫做Please Stay,是一首民謠小品,獻給對自己侷限於男女的小情小愛而感到慚愧的人們。

Please Stay

意外的我正羞澀地賣弄

存在依舊是美麗的淪落

我的愛滯留在胸臆間顫動

無奈的我卻瑟縮而脆弱

Ought to say

這也許是我荒謬的錯覺

To stay

卻不能掩飾那殘留的狼狽

These days

我試著喚醒已沈睡的魔鬼

Please stay

請賜我張狂濃烈的夢靨

我的愛微弱如萎糜的眼瞳

慾望依舊是最後的歸所

唇齒間你我正溫熱地交錯

茫然的我卻冰冷而沈默

我的愛散落在金色的海中

無奈的我卻瑟縮而脆弱

6 Comments on “Please Stay”

  1. 太棒了,剛好我這星期一直瘋狂的聽Bernard Butler的Stay,我不是很懂音樂,不過這樣平淡哀傷且有所觸動的歌配上MV裡獨自一人倒在沙漠公路黃調的氣氛~後段激烈之後再來淡淡木吉他聲,實在是不由自主的repeat無數次,Bernard的聲音也十分動人,好想聽柏蒼哥的”Please Stay”,真的很想聽,光看詞就覺得很棒了,不知道柏蒼哥可不可以放上錄音檔讓大家有這個耳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