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e Live in Hong Kong

1998年,組成Echo的暑假,那個總是躺在迴聲社旁聽著「Friday I’m in Love」午睡的我,應該也從沒想過有一天,Robert Smith會站在自己面前唱著這首歌。 對於一個已經48歲的人來說,連續三小時不間斷的演出已經是一個難以負荷的任務。Mr. Smith當天不但賣力走完全程,而且似乎是輕而易舉。三個小時的時間裡,低吟、嘶喊、獨奏、刷弦,沒有一刻得閒,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的生理狀態幾乎依然保持在二十多歲的水準。 非但沒有閃躲任何高音,嗓音表現更是近乎完美。若非身材發福走樣,應該沒有人能夠相信他已經年約半百。整場表演沒有影像,沒有花招,沒有絢麗的舞臺效果。只有台上奮力演奏的四個人,以及激昂動人的音樂。當「Friday I’m in Love」和「Boys Don’t Cry」的前奏響起,場中的每個人似乎都和我一樣,被相同的音樂拉回了各自不同的記憶片段裡。對我來說,這就是Live的魔力,而其他的,都只是多餘。 Friday I’m in Love Boys Don’t Cry P.S.因為看得太High,根本沒空去顧影片拍得如何了。但自認為聲音還不錯。

7/14 巴士底之日 回聲樂團@The Wall

七月十四日 我們在The Wall將宣布一個謊言 請攜帶可上網的筆電 購票請洽The Wall網站 http://www.the-wall.com.tw/sche0707.htm#0714 下方BLOG貼紙,請多多使用,協助宣傳,謝謝! <a href="http://www.the-wall.com.tw/sche0707.htm#0714" title="巴士底之日@The Wall"><img src="http://www.echoband.com/wp-content/uploads/2007/07/banner_714lie.gif" alt="banner_714lie.gif" /></a> 歷史將證明 世人為欺騙 手法而歡呼 七月十四日 巴士底之日 回聲樂團 Echo 即將登台宣告 地點:The Wall 地址: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時間:20:00 票價:400,with one free drink 備註:購票資訊,本場次至小白兔或網路購買預售票可享單筆消費買九送一優惠

台中老諾之後

我被麥克風電擊了好幾次。 某幾次電擊瞬間讓我想起兵役複檢時所做的神經傳導測試。我的腿上被粘上電樞,醫護人員用一支細細的尖銳物不斷微量電擊我的小腿附近,每被電一次,我的腿就反射性的抽動一次。我不知道那到底測量到了什麼,過了一個月之後我接到區公所領取免役令的通知。 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老諾演唱當晚,感官駕馭的那次電擊時,我頭頂的鹵素燈(應該是吧…)甚至發出閃光。 台下的臉孔很多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我們不常到台中演出,而每一次在台中,似乎都換了一批觀眾,就像是換了一個世代的感覺。 而我們依然站在這個舞台上。 表演結束後我們和大家聊著天,簽名、合照。看到熟面孔時很高興,當然我也會想起曾經是熟面孔,但好久不見的那些人。也許他們從學校畢業了,過著疲累的上班族生活;也許他們出國了,Echo成了故鄉回憶中的一部份;或也許,他們覺得自己不再青春年少,不再當搖滾青年。 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很想看見他們。

捷運走唱紀實

因為幾個禮拜前和Brilliancy小姐在MSN上一次莫名的嗆聲,造成了前天我在捷運淡水線車廂內的走唱。

緊急通報:晚上在The Wall現場,限量十枚Echo福袋

晚上我們會在The Wall現場販售Echo福袋 限量十枚! 基本內容包括: 感官駕馭+少年的最後旅行(精裝版)+無奈∣被溺愛的渴望(編號No.2-No.9,No.123) Echo徽章兩枚 Echo彩虹貼紙數張 每個福袋除基本內容外,另有可能得到下列贈品之一: 1. 被溺愛的渴望 封面塗鴉原稿(加裱框) 2. 少年的最後旅行 柏蒼伴遊旅行筆記本(空白筆記內含柏蒼親筆詩) 3. 感官駕馭 封面側拍照片+柏蒼親筆感官駕馭歌詞(加裱框) 4. 無奈∣被溺愛的渴望 全世界只有十張的不同圓標版本CD x 4 以及三項神祕贈品 最重要的是 這些東西 全部只要 500元 福袋將於晚上七點鐘準時開始販售 先來先贏!敬請把握! 另有Echo全套作品大特價: 感官駕馭 市價349 現場200元 少年的最後旅行(精裝) 市價429 現場價300元 少年的最後旅行(平裝) 市價349 現場價200元 無奈∣被溺愛的渴望 市價129 現場價100元 *Echo徽章兩枚50元 凡一次購買 感官駕馭+少年的最後旅行(精裝)+無奈|被溺愛的渴望 原價600 再折扣為500元 就降囉 晚上見!

Echo Acoustic Concert @ 海邊的卡夫卡

結束舊金山、西雅圖、東京的唱遊之旅 柏蒼回到台北 在同樣疏離冷漠的都市裡 獻唱給同樣溫暖而美麗的人群 此次在卡夫卡主要由我solo演出,兩個小時的表演將獻唱許多(真的很多)從未發表的歌曲。 *現場並開放Echo 2006最新單曲「無奈」預購 海邊的卡夫卡 藝文空間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4巷2號2F (捷運淡水線公館站、台電大樓旁) 表演前一個禮拜開賣預售票 預售$300,現場$350

Foo Fighters @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7/11 Foo Fighters Acoustic Tour,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也許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因為對Nirvana的投射心理聽Foo Fighters,卻從來不是個大歌迷。

Hyde @ Fillmore

我今天在舊金山的搖滾重鎮Fillmore看了Hyde(不要懷疑,就是日本彩虹的那個Hyde…)美國巡迴的最終場。Hyde真的是我親眼見過最「漂亮」的男生,他也很會利用自己的這項特質,不時地嘟嘴舔唇弄得台下歌迷尖叫不斷。這場表演將日本嚴謹的民族性表露無疑,現場禁止攝影(美國的表演場通常都不會禁止專業相機外的攝影),表演甚至過場時的所講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肢體動作都感覺得出來經過精心設計。他們在做了一場很棒的演出,但可惜地是,和這個場地的一切都有些格格不入。Hyde無疑是日本搖滾數一數二的偶像人物,但在舊金山的演出也只有大約六七百人。要成為在美國大鳴大放的外國藝人的確十分不容易,就算他似乎已經是亞洲「Pretty Boy Rocker」的極限…

Radiohead @ The Greek Theatre #Day2

“Anyone selling ticket?!” 這句話我今天至少問了一百次… 就這樣延著兩三公里長的人龍來回問了三個多小時,終於在開放入場後約二十分鐘,我用兩百塊美金的價錢,毫不考慮搶下路邊黃牛的最後一張票。而現在我十分慶幸當初做了這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