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e Live in Hong Kong

1998年,組成Echo的暑假,那個總是躺在迴聲社旁聽著「Friday I’m in Love」午睡的我,應該也從沒想過有一天,Robert Smith會站在自己面前唱著這首歌。 對於一個已經48歲的人來說,連續三小時不間斷的演出已經是一個難以負荷的任務。Mr. Smith當天不但賣力走完全程,而且似乎是輕而易舉。三個小時的時間裡,低吟、嘶喊、獨奏、刷弦,沒有一刻得閒,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的生理狀態幾乎依然保持在二十多歲的水準。 非但沒有閃躲任何高音,嗓音表現更是近乎完美。若非身材發福走樣,應該沒有人能夠相信他已經年約半百。整場表演沒有影像,沒有花招,沒有絢麗的舞臺效果。只有台上奮力演奏的四個人,以及激昂動人的音樂。當「Friday I’m in Love」和「Boys Don’t Cry」的前奏響起,場中的每個人似乎都和我一樣,被相同的音樂拉回了各自不同的記憶片段裡。對我來說,這就是Live的魔力,而其他的,都只是多餘。 Friday I’m in Love Boys Don’t Cry P.S.因為看得太High,根本沒空去顧影片拍得如何了。但自認為聲音還不錯。

BFSH#2

這是為了BFSH畫的。我用了一碼人造皮革和壓克力顏料,近期將在香港Lab Yellow – Heroes: Just for one day展覽中展出。 P.S.請對照前前一篇文章的照片。

第二次香港行

我想我的時差真的很難調回來。 當天前往香港的班機是早上八點半起飛,我們約好五點半在公司樓下集合。前一天晚上,我用盡各種辦法,終於在十二點之前在床上躺平。不過,生理時鐘很不給面子地讓我在兩個小時候就醒了過來,而且再也無法入眠。我從上了往機場的巴士開始就陷入一種半昏迷的狀態。到了香港之後,Queenie帶我們一行人到旺角的好彩酒樓吃飲茶。叉燒包、奶皇包、牛肉腸粉、鮮蝦燒賣…各種精緻的港式小點下肚之後,濃濃的睡意變得更加嚴重。當大夥兒興高采烈地開始逛街時,我只能先行回到旅館補眠。睡了兩個多小時,準備前往藝術中心參加89268五週年合輯的發表會,我的身體好像被釘在床上一樣,好一陣子都無法動彈。到了藝術中心後,趁著小慈幫大家化妝的空檔,我又開始坐在椅子上昏睡,直到表演前半小時才被叫起來接受訪問。 香港藝術中心是一棟白色的建築,周圍有許多前衛的裝置藝術,裡面有劇場、電影院、藝術學校,其中一層樓是The PANIC唱片行。表演的場地就在唱片行外的迴廊上,觀眾可以在旋轉梯上俯視演出。因為場地空間的限制,只有我一個人上台演出。我拿著心愛的木吉他,自彈自唱了三首歌曲:「被溺愛的渴望」、合輯中收錄的「Please Stay」和新歌「可能性」,也許是剛睡醒的關係,上台時我還有點昏昏沈沈的,加上很久沒有一個人上台了,剛開始還真有點不自在。不過看著自己的團員們表演真是一個有趣的經驗,大家比所有的人都還要認真聆聽,我也因此越唱越起勁。 演出後我們立刻前往下一個表演,Rockit Festival的行前會,地點是在尖沙嘴的M&W Bar。同樣的,在茶餐廳吃完晚飯後,我又在Bar裡的樂團休息室開始昏睡,一直到The Pliable演出時我才醒過來。我很喜歡他們清亮的吉他聲,只有Fender才有的聲音,雖然迷迷糊糊中我沒看清楚Joel手裡的吉他是什麼。大家的表演氣氛都很熱烈,雖然看得出除了坐在前面的觀眾外,酒吧裡大多數人都是來這裡喝酒聊天的,不過這個場面我很熟悉,畢竟我們也曾經當過新竹幾間Pub的作場團。表演的舞台很小,但是吉他音箱都是4×12″的尺寸,我們前面三人可以活動的範圍大概只有前後各一步的空間而已。表演的時間只有半小時,我們唱了感官駕馭、木雕輪盤、我將死去、夢歌和地震歌,台下的觀眾十分投入,音控師也很陶醉地不停玩弄我聲音的效果,唱到後面我也完全進入了,若不是時間關係還真想多唱幾首。 表演完我終於醒了,不過一天也結束了。而我的時差最後還是沒有被調回來。

Echo on Milk Magazine

Echo在本期香港Milk雜誌有專訪。此為在旺角the PANIC唱片行採訪時所拍攝的照片。

台灣.香港.搖滾樂

相同的文字,不同的性格,一個來自西方的音樂形式卻巧妙地成為這兩個地域某些部份的關連性。 香港是個生活步調快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城市,身材嬌小的Queenie,總是踩著她飛快的小碎步帶著我們一行人在九龍的街道中趕往下一個行程,而且永遠都保持在十公尺左右的領先狀態。巴士和的士(計程車)司機,開起車來的狠勁可以說是世界第一。一個下午連續六個平面媒體的通告讓我第一次訪談到語無倫次。但不論如何,香港對我而言仍舊是個迷人的都市,這個充滿了東西文化衝突,中國和英倫文化正面接壤的東方之珠,有著別處難以揣摩的獨特氣質。維多莉亞海邊瘋狂的中環摩天樓夜景,尖沙嘴夢幻的港式茶點,旺角街頭天才的豬血大腸湯,還有銅鑼灣令人流連忘返的敗家天堂,這些事物填滿我在這次忙碌香港之旅的空檔。當然,還有除了旅館之外我們停留最久的the PANIC唱片行。 訪問中記者或編輯們最喜歡問的問題就是:台灣和香港的獨立音樂環境有何不同?說實在的,我也只能粗略的回答一些表面的印象。最明顯的差異就是媒體以及表演場地。台灣有著香港十分缺乏的固定表演空間和大大小小的音樂節,說得直接一點,據我所知香港沒有任何的live house。但相反的,在香港,獨立樂團或音樂人登上平面媒體的機會卻是台灣所望塵莫及的,我們在港短短兩天的平面媒體訪問就已經超越了成軍七年來在台灣的數量。 台灣和香港一樣,有著很長的殖民地歷史,但台灣似乎相對來說卻背負了許多香港所沒有的本土意識包袱。對我來說,對著別人說自己的音樂是”英倫”搖滾一直是一件自認為有些荒誕的行為,但為了讓人在最短的時間內對我們的音樂有所概念,這卻又是最貼切的描述。人們樂於享受分類的樂趣,然而,對我而言,分類自己的音樂實在令人厭煩。對於香港樂團來說,地域性似乎不成為一個被質疑的點,這種自由是我十分羨慕的,這是我一直無法得到解放的一部份。 另外,我所發現到的是,香港的人們似乎都對於台灣的獨立音樂市場有著過於美好的想像。這或許也像是我們對於歐美或日本都有著過於浪漫的幻想一般。推展或製作獨立音樂是條辛苦的道路,而對於自己身處環境的不滿和對於未知世界的憧憬似乎難以避免的自然反應。但在我聽過許多香港樂團的音樂之後,我必須對這些音樂的多元以及極高的完成度感到佩服。不論是台灣或是香港,我們都在快速且蓬勃的成長著,而我相信,這會是一場在寧靜中醞釀著巨大能量的革命。 我不愛研究社會學,以上粗略觀察,歡迎香港朋友指教。

Happy 5th Anniversary to 89268!!

以下是Echo的無趣賀詞: WHO(WHERE):IF YOU WERE THE BOSS OF 89268… 冠文(Echo吉他手):我要在某一本有名的雜誌裡放入音樂推薦的專欄 小邱(Echo貝斯手):把香港的indie music推到台灣,也讓我們台灣知道更多好音樂。有空的話,就追求張曼玉 西皮(Echo鍵盤手):我想要將華人地區所有獨立樂團含辛茹苦錄製的專輯全部代理到香港 春佑(Echo鼓手):..我不敢想…因為當唱片公司老闆很辛苦 柏蒼(Echo主唱兼吉他):推出89268 PodCast+每天晚上喝夜茶

89268 Live Gig Series #3 – Echo 少年的最後旅行LIVE IN HK

89268 Live Gig Series #3 – 少年的最後旅行LIVE IN HK 9/3(六)HITEC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地下 20:30 Oliver 21:30 Echo Echo將在廣州現代音樂節後,立即前往香港,參加由89268所舉辦的Live Gig Series系列表演,並為EP【少年的最後旅行】展開在港的一連串宣傳活動。一同演出的友團Oliver為【音樂殖民地雜誌MCB】2003讀者票選的年度五大歌手,曾在今年的野台開唱與Echo同台。這次在香港的表演,Echo將獻唱從【感官駕馭】到【少年的最後旅行】,以及即將錄製的新專輯中的精選曲目,讓香港的朋友一次聽到Echo最完整的風貌。 演出資訊: Ticket CD:$100 Ticket:$50 門票即日開始於the PANIC及the PANIC 2發售 憑票現場獲贈BAILEYS一杯 the PANIC 香港九龍旺角西洋菜街南226號2樓 852-2396 2608 the PANIC 2 香港灣仔港灣道2號 香港藝術中心2樓a店 852-3598 6218 相關連結: 89268 – ❐ www.892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