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RAINBOWS

就我的觀察,世界上似乎只有兩個「品牌」每次一推出新產品,就會有一群人挑東挑西,嫌新的沒有舊的好,但依然屢屢狂賣熱銷,甚至成為革命性商品。這兩個品牌,一個是Apple,一個就是Radiohead。

文生

前天一早,我和春佑及文生一行三人,開車前往高雄拜訪DJ朋友。當天的天氣好到有些詭異,艷陽高照的十月天,絲毫沒有任何秋天的氣味。我和春佑兩個習慣了熬夜的夜貓子,在擋風玻璃透入的強烈陽光下, 就像吸血鬼般幾乎化為灰燼。 一路上春佑在後座昏睡,我在前座彌留,只有文生挺著電影工作者必備的強健體魄,一路從台北開下高雄。

世界

巴士底之日發行之後,我無時無刻不提醒著自己,要堅守著曾經說過的話。「走出巴士底,迎向巴士底之日」不是一個故作姿態的口號而已,這幾個月來,我們努力地實踐著。除了每個月十餘場的巡迴演出外,更在各地接受訪問,拜訪新朋友,以及勘查和發掘各種可能的表演場地。在南來北往的旅程中,在不同城市穿梭以及各式新朋友的交談間,我漸漸地感受到心中的富裕和滿足。曾經,我和許多人一般,兀自埋怨著不被了解的苦楚,但那終歸只是怯懦者的自憐而已。迎向世界吧,而不要等著世界迎向你。這是我在巡迴中學習到最美好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