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老諾之後

回聲樂團台中老諾我被麥克風電擊了好幾次。

某幾次電擊瞬間讓我想起兵役複檢時所做的神經傳導測試。我的腿上被粘上電樞,醫護人員用一支細細的尖銳物不斷微量電擊我的小腿附近,每被電一次,我的腿就反射性的抽動一次。我不知道那到底測量到了什麼,過了一個月之後我接到區公所領取免役令的通知。

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老諾演唱當晚,感官駕馭的那次電擊時,我頭頂的鹵素燈(應該是吧…)甚至發出閃光。

台下的臉孔很多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我們不常到台中演出,而每一次在台中,似乎都換了一批觀眾,就像是換了一個世代的感覺。

而我們依然站在這個舞台上。

表演結束後我們和大家聊著天,簽名、合照。看到熟面孔時很高興,當然我也會想起曾經是熟面孔,但好久不見的那些人。也許他們從學校畢業了,過著疲累的上班族生活;也許他們出國了,Echo成了故鄉回憶中的一部份;或也許,他們覺得自己不再青春年少,不再當搖滾青年。

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很想看見他們。

5 Comments on “台中老諾之後”

  1. 或許人生有一些無奈、無常

    或許在年少歲月中,他們也有對音樂執著和夢想期待

    隋著人生際遇不同,那個夢想也在無形中會有一些改變

    或許每個人都需要一些勇氣

    而這個「勇氣」是為追求最簡單快樂、幸福...

  2. 雖然echo很少來台中表演, 但每當來台中時, 我總會想再去看看現場,

    想多感染一下難得存在於這環境中的氛圍

    當然….利用接近當兵的空檔, 也去了趟花蓮看表演,

    算是結束學生時代的最後一個紀念吧~

    希望….當完兵後, 能當一個搖滾醫師 (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