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走唱紀實

背著吉他旅行不能玩假的。自上一次在舊金山hostel獻唱之後,在東京的最後一天,我決定到街頭去開唱。原本的計畫是直接前往代官山。自從上次逛過那兒之後,我就一直十分嚮往在那洋溢著年輕氣息,但又兼容著時尚與悠閒的山坡小道間演唱。但陰錯陽差我先和朋友到新宿的購物區繞了一圈,在等待朋友購物的時間裡,我在新宿車站附近拿出吉他準備先唱一回合,沒想到才撥了幾下弦就被幾個熱心的歐吉桑和歐巴桑制止…

Echo Acoustic Concert @ 海邊的卡夫卡

結束舊金山、西雅圖、東京的唱遊之旅 柏蒼回到台北 在同樣疏離冷漠的都市裡 獻唱給同樣溫暖而美麗的人群 此次在卡夫卡主要由我solo演出,兩個小時的表演將獻唱許多(真的很多)從未發表的歌曲。 *現場並開放Echo 2006最新單曲「無奈」預購 海邊的卡夫卡 藝文空間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4巷2號2F (捷運淡水線公館站、台電大樓旁) 表演前一個禮拜開賣預售票 預售$300,現場$350

Foo Fighters @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7/11 Foo Fighters Acoustic Tour, Paramount Theatre, Seattle. 也許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因為對Nirvana的投射心理聽Foo Fighters,卻從來不是個大歌迷。

舊金山Hostel的地下室

7/10凌晨,我在hostel的餐廳唱了「可能性」、「我將死去」和「Please Stay」,當天同樣獻唱的還有一個夏威夷的民謠歌手,一個東岸來的藍調吉他手,和一個瑞士籍的老兄。在旁邊聽歌的大概有十多個人,分別是從英國、愛爾蘭、德州…等各個不同地方來的旅人,他們很專注地聽我唱,甚至到了屏氣凝神的地步。我說了這些歌的故事,講到「Please Stay」是在描述台北的疏離和空洞時,大家很有同感的說全世界的城市都一樣,瑞士老哥還補了句:「The world is fucked up!」。我們最後合唱了「Fake Plastic Trees」,我一邊彈著吉他,一邊看著大家陶醉的樣子,心裡想著,就算這世界真的是馱屎,還是有這樣的城市、這樣的音樂、這樣的人群,讓我們享受片刻卻難忘的美好。

Hyde @ Fillmore

我今天在舊金山的搖滾重鎮Fillmore看了Hyde(不要懷疑,就是日本彩虹的那個Hyde…)美國巡迴的最終場。Hyde真的是我親眼見過最「漂亮」的男生,他也很會利用自己的這項特質,不時地嘟嘴舔唇弄得台下歌迷尖叫不斷。這場表演將日本嚴謹的民族性表露無疑,現場禁止攝影(美國的表演場通常都不會禁止專業相機外的攝影),表演甚至過場時的所講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肢體動作都感覺得出來經過精心設計。他們在做了一場很棒的演出,但可惜地是,和這個場地的一切都有些格格不入。Hyde無疑是日本搖滾數一數二的偶像人物,但在舊金山的演出也只有大約六七百人。要成為在美國大鳴大放的外國藝人的確十分不容易,就算他似乎已經是亞洲「Pretty Boy Rocker」的極限…

The War Tapes

位於舊金山同志區的Castro Theatre是當地歷史悠久且副盛名的戲院,至今已經有八十四年歷史。除了同志電影之外,Castro戲院也時常舉辦各類主題的影展。我看的片子是得到今年紐約Tribeca Film Festival最佳紀錄片的「The War Tapes」。這是一支關於美國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的紀錄片,而它的特別之處,在於所有戰爭中的畫面皆是由三名參與作戰的前線美國士兵所拍攝,它藉由士兵的觀點來看這場充滿爭議的「解放伊拉克行動 (Operation Iraq Freedom)」,我們得以接收到親身參與戰爭者最直接的想法和感受,而不再只是置身事外的媒體、政府、學者,或是政治評論家。

Blogging on Union Square

今天是搬到舊金山的第三天,也是美國的獨立紀念日。原本計畫再去一次的SFMOMA沒開,逛了逛對面的Yerba Buena Garden,決定還是待在Union Square上跟大家一起喝杯咖啡曬曬太陽。等待晚上在39碼頭邊的國慶煙火。

He is too tall…

他太巨大了,所以塞不進這幅畫裡。 – Salvador Dalí 這是我看過最棒的毛澤東畫像…不愧是出於大師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