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一)

3rd Floor Cafe NYC我在紐約的時間不算長,只有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過了這幾年,許多當時的強烈衝擊已經漸漸隨著時間而衰減,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星的畫面,片斷但是清晰。2001年夏天,我從清大畢業,“感官駕馭”的錄製工作則進行到最後緊鑼密鼓的階段,紐約大學則在這時候寄來了入學許可。這些多重的選項讓我陷入了每個脫離校園生活的人們都曾面臨的難題。一直到了開學的前一個禮拜,我才在百般不願意之下做了決定。離開台灣的前幾天,我趕著在錄音室裡補足專輯中最後幾首沒有完成的歌曲。二十三歲生日還是在錄音室裡度過的,那天,冠文和錄音師小馬一起跑進配唱間,在昏暗的燈光中,他們對著二十萬的Neumann麥克風為我唱了生日快樂歌。場面很溫馨,但也顯得有些冷清。

兩天後,我搭機飛往紐約,起飛沒有多久後便遇上強烈的亂流,廚房裡的餐盤乒哩乓啷摔得滿地,空服員跌跌撞撞地叫乘客儘速回到座位上。當時機上正在播放Paul McCartney的“Live at the Cavern Club”,我暗自想著,就算今生當不成搖滾巨星,能夠死在搖滾樂聲中,也算是一種浪漫吧。然而,飛機在大約十分鐘後恢復了平靜。我看著窗外漆黑一片的景象,幾年內的回憶如走馬燈在眼前閃過。在面對死亡恐懼的時刻,我依然是孤獨一人。2001年9月11日,我抵達紐約的第三天。當天中午,我正起床要準備到曼哈頓Downtown的租屋仲介看房子,臨時接到我哥的電話,要我打開電視。各家新聞台不斷重複播放著飛機衝向WTC的那一刻,我呆坐在電視前,久久不能回神。同一天,Mercury Rev的“All Is Dream”發行。

WTC遺址的灰燼在空氣中漂浮了數週都沒有散去。我在布魯克林橋上,看著濃濃的煙霧在高樓佇立的曼哈頓城邊裊裊上升,詭異地令人發顫。之後我曾路過遺址附近,周圍的商家保留著事發後的原貌,櫥窗裡的商品皆被厚厚的一層塵土掩蓋著。我向遺址走了幾步,決定回頭,在附近的攤販買了熱狗和可樂當早餐,和華爾街上忙碌的人群一樣,繼續著自己的生活。

我的公寓在曼哈頓上城的西九十一街與百老匯大道交叉口。大約八坪大的套房,只有一面窗戶,窗外看出去就是大樓的天井,但至少能夠透進陽光。公寓裡只有一些簡單的木頭家具、暖氣、小冰箱、電爐…,唯一的擺飾就是Primal Scream XTRMNTR 的鮮紅大海報。大部分的日子,我都是待在公寓裡和似乎永遠寫不完的程式奮戰,餓了就吃附近超市買來的罐頭濃湯和麵包果腹。我不愛看電視,所以沒有接第四台,但通常會將電視機保持著有聲音的狀態讓房間裡感覺不那麼冷清。Fox Channel的“Jerry Springer Show”是我唯一有印象的節目,那些混雜著亂倫、第三者、多角感情等關係所刻意營造的荒謬骯髒內容打發了我不少抑鬱和寂寞的日子,雖然往往在節目後只會使自己感覺更加空洞。

週末夜晚,和同學相約在Pub或Club喝個爛醉幾乎成了一項例行性的事務,但現在,除了韓國城的「三樓(3rd Floor)」和紐約大學隔壁的「Pussy Cat」之外,我已經記不起其他任何店家的名字。在「三樓」喝酒的方式十分凶狠,男生一次就是一個shot杯的威士忌,沒有轉圜餘地。可樂是威士忌下肚後用來順喉的,不能拿來配。一般來說我的極限是十二個shot,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自己都不是很有把握。從沿街抱著路旁的垃圾桶狂吐,到深夜的地鐵站旁拿著電話痛哭,和摟著女人在club入口熱吻直到被警衛驅離…無限可能都從第十二個shot之後開始。

14 Comments on “紐約(一)”

  1. 看你為了堅持搖滾樂的夢想而離開紐約 我其實一直打從心裡佩服著

    這樣勇敢的決定 好ROCK呀 所以 有了這樣的機會 我希望可以聽你們的音樂到老:)

  2. 除了勇敢還要帶點傻勁吧

    不過我一向從不後悔,對任何事都一樣

    等我滿臉皺紋的時候唱現在這些歌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3. 我剛剛轉到MTV節目,

    看到Skid Row主唱Sebastian Bach在演唱會上被觀眾丟啤酒瓶,

    他直接就往台下17歲女觀眾的頭飛踢過去。

    這應該是史上最屌的Stage Diving了吧,

    我不禁聯想到你先前說的Rocker,噗。

    話說他好像還踢錯了人~ XD

  4. 我有幾個好友都是同志,所以對同性戀我是百分之百沒有偏見的

    不過文章中我的用字遣詞的確不妥,謝謝你的提醒,我會作修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