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lish

我曾經跟一些做音樂的朋友討論寫歌時作詞作曲的先後順序。基本上可能出現的三種情況都有人使用,有些人是先把歌詞寫好再想旋律,有些相反,其他則不一定。我自己是屬於先寫出旋律再填詞這派,而且不曾有過例外。想旋律的方式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癖好,有的是用樂器來彈旋律,例如吉他或是鋼琴,不同的樂器因為演奏方式上的不同,想出的旋律也會因此有特定的模式。不過大部分的朋友都還是直接用唱的來想,而唱的內容則又是千奇白怪,有最簡單的“啦啦啦、叭叭叭”,也有各式“外星語”,或是類國語、類英語、類日語等不一。

我唱的demo幾乎都是類英語,主要原因是英語是音節式的語言,用在歌曲中很簡單,不需要在意音律聲韻的問題,如此一來我可以把心力專注於感情的表達上,所以唱出來的語句往往是最貼近內心所想像的。我的好友Keiichi為這個語言取了一個名稱叫“Changlish”(柏蒼->Po-chang+lish),他是我們demo的死忠支持者,對於Changlish demo的熱愛程度遠勝於國語的正式版本。昨天,他在blog上寫了一篇“頌揚” Changlish的文章,我覺得很有趣,引用來給大家看:

是一群容易進耳的尾音

是一種讓人印象深刻的發音

是一些無規律性的文法

這也是一種語言

有時候無意識中刺傷別人

有時候重複唸自己名字

有時候秀出印地安人的氣勢

這也是一種表達

它時常能變化成它所要的波長和信號

從沒有要領的” 序”具體化到有一貫性的” 終”

當你融合它的境地時就是悲劇和幸福的開端

不斷的吸收它,不斷的渴望它

你已經是個在它手掌跳舞的偶人

– from Flavour K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這位Keiichi桑,他是一個日本人。他的中文文章永遠都有一個種很奇妙的風味(我們都暱稱為K味),和我的“Changlish”其實是一樣的道理。

語言真是一個奇妙的玩意兒!

7 Comments on “Changlish”

  1. 記得大約2000年時,在個偶然的機會下第一次聽到了”木雕輪盤”這首歌,當時聽了三次還是分不出來是英文歌或中文歌,等詢問某位前輩(忘了是誰了)才知道是用英文發音來唱的。本來日久也忘了,看完這篇後才回想起這件事來!!

  2. 英文發音唱“木雕輪盤”?

    我自己都不太記得了,因為木雕輪盤是我少數有了旋律後,當天晚上就寫出詞的歌。

    可能是最初的demo外流了吧。

  3. 呵呵 回想我剛聽echo的時候

    那時很可惜沒去聽專輯首賣發表會

    那時是小毛推薦 (我和他是看團認識的超級好友)

    然而那時我也沒去樂器行 當然也還不認識冠文

    因為他推薦 所以我去買了 聽了

    還不賴 當時對限度映像極為深刻 很喜歡那旋律

    然而愛上感官駕馭 對於感官駕馭專輯

    我最喜歡的是傾慕 再來感官駕馭 木雕輪盤

    剛發行的時候 都一直反覆聽著echo專輯

    更妙的是

    有次去竹北一家很偏僻 “白地街第6號” 喝茶

    他是屬於有機農園

    不過他的大門真的超屌 我超喜歡

    我第一次去

    映像超深刻

    因為他播著echo的感官駕馭

    不是一首歌

    而是整張專輯

    令我驚訝 也很開心

    再那邊待了一整個下午

  4. 我都是偏先有詞在有曲、或者是詞跟曲一起唱出來,像是把詞的感覺唱出來,但是小弟的詞曲功力都很糟糕 XD 佩服柏蒼的詞曲功力,還有echo的編曲阿!! Orz

  5. To 小海:

    那你是屬於跟76阿凱(先詞再曲)The Beatles(詞曲一起)一樣的

    而且你的詞曲也不糟啊,加油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