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堅強

耍堅強歌詞

要提這首歌就必須要回朔到2003年。那時候冠文和Shipy都還在學校唸書,Keiichi也到日本去工作了,於是台北就只剩下我和春佑兩個人「相依為命」,每天晚上手機響起不用看都猜得到是誰打來的,日子真的是單調的緊。但也因此,我時常被春佑逼著在家作歌。某天我領了薪水後興沖沖地去公司隔壁的樂器行買了一把斑鳩琴(Banjo),回家隨手把玩時正巧春佑哼了一小段旋律,我覺得很好聽,於是就用新買的斑鳩做成了一首歌。因為從沒玩過斑鳩琴,所以彈奏的方法也是完全把它當吉他用,用斑鳩刷和絃的結果意外地有一種快樂的表面下藏著淡淡憂愁的感覺,於是自然而然地歌名就成了“耍堅強”。

歌詞則是在某個週末的下午完成的,那天天氣很好,我一個人在木柵街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裡寫歌詞,那時候還不像現在到處都可以無線上網,因此只要到咖啡館我就會帶著寫詞專用的筆記本,隨手寫寫東西。剛好那天我隔壁桌有兩個十幾歲的小情侶,小男生不知道做了什麼事讓那個女孩子很不高興,於是一直在旁邊傻笑賠不是,而女孩子很酷地完全不理他。那個男生一臉尷尬僵硬的笑臉真是讓我永生難忘,我在一旁看了就有一股莫名的衝動想要把他扭成一團的臉給搓開,但畢竟不行,於是我把他寫進了歌詞裡。

不過,這首歌的原始藍圖是拿Shipy的故事當範本的。我想,如果有「全世界最會耍堅強的男人」這種排名的話他應該可以列入前三。

Demo錄完之後,冠文說他很不喜歡這首歌,加上這只是一首較為簡單的作品(這首歌一開始的working title叫“Banjo14”,因為它主歌(又)是一四級和絃),而非什麼創新立業之作,於是就一直被擱置著。上個月,春佑又跟我提起這首歌,過了這麼多年老實說我已經不想管什麼創新不創新的事了,作音樂沒那麼嚴重(賽路義:「不要每一首歌都想作成經典!」),於是我們又把這首歌從硬碟裡翻了出來,並把當時遺漏的一些歌詞填完。

原本是希望可以錄一個新的demo放上來的,但因為感冒一直沒有痊癒,無法唱歌,所以先放歌詞上來,歌將再補上。

翻轉記憶的軸線

回到時間的原點

切開斑駁的假面

展露青澀的笑顏

轉個圈 說聲再見

揮別蒼白的思念

轉個圈 不再停歇

擁抱熱烈的新鮮

但其實我 未曾闔眼

在每個無人的深夜

但其實我 依然糾結

在你吐出的絲線

灑上濃烈的香水

遮掩熟悉的氣味

學習快樂的語言

接受自我的催眠

轉個圈 說聲再見

搓開尷尬的嘴臉

轉個圈 不再停歇

迎接真實的喜悅

但其實我 斷肢殘臂

像隻被拍落的蝴蝶

其實我 依然深陷

在那陳舊的情節

又來試探我的極限

就算是寂寞作祟

就算是我的靈魂仍渴望安慰

讓我

斬斷挑弄我的指尖

不要再剖開我的胸膛

然後說是你想敞開我的心扉

不要再說

不要再說

就這樣沈默

就這樣沈默地放了手

就這樣沈默…

一切都已不再

那依然荒謬的午夜

已沒有你我的同在

那依然喧鬧的世界

已沒有你我的呼喊

那依然曼妙的聲線

已不能負載著未來

那依然躍動中的星辰

映照被遺忘的現在

5 Comments on “耍堅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