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西尼亞貓

因為強烈的暈眩讓我的記憶模糊的無法辨識,只感覺到下半身濕黏黏的,類似排汗的運動褲緊貼地巴在我的雙腿上,可能是剛從沼澤裡的水窪中涉水而過似的,總之是一種讓雙腿變得笨重而遲緩的感覺,再加上冰冷溼漉的煩躁。

我輕觸著扶手,沿著白色的旋轉梯快步而下,旋轉梯旁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窗外的天空有著看不出表情的死寂和混濁,褲子上的水滴在梯子上連成我行走的路徑,我繼續快步走著。

離開有著白色旋轉梯的建築物,我沒有意識地被帶往某個地方。我低著頭,沒有停下腳步地走著。我知道自己已喪失任何對身體的決定權,某個難以確認的外在意志,會引導我前往那被決定的處所。下一個瞬間,我攀爬在一個三層樓別墅外的大鐵門上,鐵門的正上方大約三到四公分的寬度裡,有著被像是用美工刀之類的銳利鐵器刻下的字樣。

「我已經把所有的信、照片、和代表著回憶的東西都給了他了。

打給我,約我出去,讓我把一切都給你」

於是我慌張地拿起電話要打給 「她 」,我知道是她,不必看到署名,也不必等待某個超自然的聲音來告訴我,我知道是她。我按下手機上的單鍵播號,以一種屬於身體自然反射的方式,按下那個屬於她的位置、我曾賦予極其幼稚理由的位置。眼前的畫面在此時開始飛快地前進,號碼沒有播出,螢幕上出現的是某個從未曾見的名字,我慌張地掛斷,開始用手動輸入她的號碼,但這時卻發現這竟不是我所熟悉的按鍵,我一次又一次地按錯,取消,重新輸入,按錯,取消,重新輸入,按錯,取消…煩躁的感覺從我下半身的濕黏開始向上蔓延,手指在這個節骨眼呈現出鬆弛無力的反應,我以幾乎瀕臨絕望的姿勢被某個柔軟沈重的物質壓制著,直到睜開雙眼…

桌子旁的阿比西尼亞貓用他稚氣如小男生般的眼神看著我,我陷在朋友客廳的沙發床裡。時間是晚上八點半。

One Comment on “阿比西尼亞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