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硝

一月六號當唱完木雕輪盤,走下舞台的那個片刻,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這次的煙硝單曲從籌備到正式發行長達兩個月,由於上一張單曲《無奈|被溺愛的渴望》發行的期間,我們學到了許多經驗,也因此這次有更多瑣碎環節上必須謹慎處理。一直到今天,才能夠有一些空閒的時間坐下來好好地寫一篇文章。 如單曲簡介中說到的,這是一首關於政治的歌曲,主要是針對前年至今全球和台灣所發生的一連串政治事件,包括伊拉克反恐戰爭到台灣內部每天不停上演的政爭戲碼。我還記得Echo剛成立的時候,我曾經為我們歌曲的走向寫過一篇介紹文字,其中引用了台灣作家鍾肇政先生曾經寫過的一段話,其中提到「意識形態就像泡泡,冒冒冒,冒完之後就沒有了」,他對於文學作品所追求的是一種雋永的感動。這段話對我影響很深,這麼久以來也一直被我奉為創作時所遵循的方向。於是我談論感官,抒發情感,觀察現象,但從未碰觸過和政治及牽涉到意識形態的議題。大學時代的我對於政治議題沒有絲毫的興趣,那些每天在電視上播送的戲碼與切身毫無關聯,而世界各角落所發生的悲劇與災變又與自己好遠好遠。多年後我才漸漸發現這其實是處在一個被資訊轟炸下的麻痺狀態,掌握知識和資訊者反倒噤聲而冷漠,並非是應有的態度。 也許世界不會因我們而改變,但是否就應該選擇沉默? 如果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可以拋出義正詞嚴所偽裝的風向球試探人群,且屢屢安全過關的時候,那麼他們便將更加變本加厲的露出桌底下的槍口。而相反的,我們也能夠將自己的思想和反抗偽裝成一首詩、一篇文章、一幅街頭塗鴉、或一張唱片。我們可以選擇做一個屠城木馬中的戰士,或是繼續容忍釋放和平煙幕而手握槍柄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