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long 2010

我很幸運的活在這個年代。 當坐擁最新的科技,搖滾樂提醒我們美麗的本質。因此我們用最偏執的方式刻劃了一張專輯,只為了永不妥協地付託自己的靈魂在音樂裡。這讓我更愛音樂,以及這個世界。 當苦澀的記憶逝去,我開始唱青春美麗的詩,因為舞曲是新時代的民謠。快樂的舞步裡,這個世代將展現它前所未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