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SH#2

這是為了BFSH畫的。我用了一碼人造皮革和壓克力顏料,近期將在香港Lab Yellow – Heroes: Just for one day展覽中展出。 P.S.請對照前前一篇文章的照片。

被溺愛的渴望.塗鴉

送印截止日的當天早上,我們還沒確定「被溺愛的渴望」封面到底要長什麼樣子。原本決定要在游泳池裡拍水中照片,我特地換上襯衫下水,和春佑在水中折騰了大約半小時,中間還有救生員前來「關切」我們的行為。沒想到拍完之後,沖印店的老闆跟我們說底片洗出來都曝光不足…白白花了一堆時間。也曾想過替代方案,用心形的糖果來構成一個「溺愛」的抽象畫面,我們買了紅色油漆把心形巧克力全部漆成紅色,為了怕巧克力融化出油,我還把整堆漆好的巧克力都放到冰箱的冷藏室裡,結果現在冰箱都是油漆溶劑的味道… 苦惱了好幾天,選了好多張照片,還是沒辦法做出令人滿意的決定。最後,我在交稿前三小時的早上九點,挺著整晚沒睡的身體,畫了一幅塗鴉。 之後一切忽然豁然開朗,我花了兩個小時把封面做完,和Keiichi跑去Subway一人吃掉一條12吋的潛艇堡,迴光返照之後,回家立刻昏死在床上。

He is too tall…

他太巨大了,所以塞不進這幅畫裡。 – Salvador Dalí 這是我看過最棒的毛澤東畫像…不愧是出於大師之手。

Extractor

A random drawing machine. Made by Macromedia Flash®. 我利用Flash®做的隨機繪圖機,程式在每一次繪圖程序後會選擇一個新的中心點和顏色開始向外擴張曲線。 看看你們會得到什麼樣的圖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