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s like teen spirit

2007年,回聲到中山大學參加揚門樂社的活動,因為一場大雨,原本在西子灣邊的舞台無法演出,同學很不好意思地問我們可否移師到社辦,而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我們答應時同學們欣喜若狂的樣子。大夥就在揚門社員的簇擁下,到了位於活動中心的社辦。當天天氣悶熱,且有些人已經因為下雨淋濕,加上狹小的社辦裡要擠好幾十人,一直擠爆到走廊上,整個就是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演出的歌單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想必是少不了巴士底之日和煙硝等曲目,在濕黏的空氣中混雜著汗味、菸味、酒味和各式青春的費落蒙。最特別的印象是,在演唱「傾慕」時,幾乎是全場大合唱,有同學跟我說,他們有好幾個社員翻唱過這首歌,能聽到這首歌的現場是此生無憾。 還有一個很奇妙的巧合。演出的前一晚,我們為了省錢借住在 Shipy 的台南老家,結果出發後小邱才發現 bass 忘了帶。到了中山小邱向揚門的社員借 bass,拿到手時覺得似曾相識,一問之下才知道,這把琴上一個主人是回聲感官駕馭時期的貝斯手正忠,而正忠用那把 bass 錄製了我們的第一張專輯和好多場演出,沒料到多年後在這裡重逢。 那是我生涯前五名熱血的演出吧。 事隔七年,不知道這裡還有沒有當年或現在揚門樂社的同學? 6/28 see you in 駁二。

那可能性,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

因為前幾天在 回聲樂團(Echo) 板上一篇關於巴士底之日時期的文章,看到了這支多年前的影片。場景是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由於園區原本是囚禁政治犯的軍監獄,當天下午,我們在已廢棄的監獄內做了一場超小型演出,約二十名觀眾就和我們一起關在牢房裡,唱著巴士底之日。 影片中是傍晚時的第二場演出,在園區的中庭。演出已經結束,而我最後又加演了一首「可能性」。 時光飛逝,好多回憶湧上心頭。影片中的我、春佑和小邱都還稚氣,西皮冠文還在樂團,觀眾裡的音地大帝也還沒有妹圍上來 XD The fucking good old days 是啊,「那可能性,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

那些巴士底之日的事

這趟的中南部宣傳行程,又讓我想起好多事。 2007年,回聲發行第二張專輯巴士底之日,和許多樂團一樣,我們只會做音樂,根本不懂所謂行銷宣傳為何物。很幸運的,我們遇到了小樹,他幫我們上了企宣的第一課,因此有了「無所不在的回聲」和「全年百場巡迴」這兩個計畫。但由於沒有經費,加上當時只有我和春佑全職做樂團,實際執行的擔子就落到了我們兩個身上。 宣傳的第一課是:「怎麼上電台?」 一般來說,唱片公司有專職的電台宣傳,獨立發行也可以找專門的人短期接案。電台宣傳的工作內容有:寄送宣傳片、敲訪問通告、帶通告…等等,一般來說和各地電台的DJ或節目企製都有一些認識或交情。但我和春佑對這些一竅不通,連各城市有什麼電台我們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說認識裡面的人,我們只能和朋友詢問、上網查資料,然後一家一家電台打電話去約「會面」。要先排會面的原因是:這些電台根本不認識你,你必須先有會面的機會、自我介紹,如果DJ們覺得ok,才會真的安排訪問通告給你。 有一個有趣的經驗是,春佑打電話去某電台… 春佑:「您好,這裡是回聲樂團。我們…」 對方:「什麼?火山樂團?」 春佑:「不不,是回聲樂團…」 就這樣我們和各地電台都安排了見面會,全國、HItFM、古都、蘋果線上、Kiss Radio… 台中台南高雄的電台我們幾乎都去拜訪了。一大清早,我們兩個就跳上客運,一路補眠到目的地,再拿著專輯CD和一把木吉他(隨時準備唱一段)去跟電台的DJ們「面試」。那些場景我到現在都印象深刻,我們就這麼走進電台,和幾位陌生的DJ在會議室中坐下來,一首一首地介紹自己的音樂,DJ們大都也很親切,會提出他們的想法和推歌的建議。 記憶最清晰的是台中全國廣播,我們倆在會議室裡,和十來個DJ和企劃同坐一張大桌子,DJ們很nice,但有時也很犀利,我很緊張,但還是鉅細彌遺地介紹了專輯,甚至現場拿吉他唱了一首歌。後來,我們在全國廣播排到了當時最多的通告:三個專訪!包括這趟也有上到節目的DJ亭亭。 宣傳的第二課:「怎麼排表演?」 「全年百場巡迴」,也不是你想唱就唱得到的,還得有地方有活動願意給你唱。因此,每趟與電台的會面後,就是拜訪各地活動單位的時候,其實每個城市都有許多音樂活動在發生,端看你有沒有費心思去尋找機會。除了網路上搜尋,和在地的DJ打聽是最有效的,這是見面會意想不到的收穫。我們找到各地幾位在辦活動的前輩,有些是創意市集,有些是在地政府的藝文活動,這些活動加起來就少說有十多場,而且是在當時 live house 文化才方興未艾的南台灣。結果,雖然我們最後沒有達成百場的目標,但一年下來也走了86場,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更奇妙的緣分是,我們因為《翻滾吧!男孩》導演喵導的介紹,認識了台南全美戲院的吳老闆,並在戲院裡舉辦了兩場利用電影屏幕的大型投影演唱會,還帶著吳老闆一起去了一次春吶。今年春吶演完下台,沒想到吳老闆夫婦就在台下等我們,他說他是特地來墾丁看我們的,因為回聲+春吶是他很難忘的一個回憶,我們開心擁抱,當下真的很感動。這次經過全美戲院沒有時間下來和老闆打聲招呼,但真的好想再回去辦一場演唱會。 照片是在台南遇到正巧是當年「電台見面會巡禮」之一的DJ夏薇,她問我們:「還記不記得你們當年勇闖18樓?我們電台現在換到20樓了。」 現在我們有了更多更專業的夥伴來幫忙,但我從沒忘記當年帶著傻勁幹這些事的原因:身為一個搖滾樂手,我不會為了讓人喜歡而卑躬屈膝,但會用盡全力讓人聽見我們的聲音,當我還想用音樂改變些什麼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