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底之日攻略<七> 鐘聲行進

這是完成「鐘聲行進」demo的當天,我所寫的blog: https://pochang.com/blog/?p=35 今天再回頭檢視,才發現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當時的我正處於對上班族生活產生極度疲乏的狀態裡,由於長期希望兼顧上班族和搖滾樂手兩個身分所做的不斷妥協,使得自己陷入了一種因封閉而產生的焦慮。一個星期後,我辭去了工作。我知道成功的必要之一,就是專注。 而在寫這首歌的時候,其實我早已做出了決定。當時Shipy和我都正巧是在音樂上多產的時期,在他錄完demo之後,我立刻接著譜了旋律並填上歌 詞,當晚,這首歌就完成了。Shipy給的working title是The Clock is Running,時間的流動無時不刻在進行著,而那個當下,我希望能把這首歌用來紀念那些徬徨的日子,以及我所熱愛的音樂。我要向所有人宣告,因為音樂曾 經對我帶來的拯救,我將一遍又一遍,繼續地唱下去: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I won’t be the same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我將脫胎換骨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I won’t stop to sing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我將不再停下腳步,屈身而唱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let me sing to everyone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讓我來到眾人的面前,大聲歌唱

巴士底之日攻略<六> 光腳狂叫

許多人會對於歌曲所隱藏的意含有著無窮的想像,這是好的,畢竟每一首歌曲的創作歷程中必然包含了作者生命所累積的重量。但若真要過度闡述,又顯得太過矯情。一些訪談中常會有人問到音樂創作時是否都會有一個方向或是想要傳遞的思想。我的最終回答其實是「沒有,好聽就好」。 「光腳狂叫」是所有西皮譜寫的曲子裡,我最喜歡的一首。絕對的摩登、性感、獨特,而我沒忘了要特別註明是「國際級」的。 這首歌沒有艱深的背後意含,她所描述的只是一種情慾反射。「得到了愛人的吻,於是興奮地光腳狂叫」,而我忠於曲子本身的情緒搭配了旋律和歌詞。 昨天我和Keiichi及朋友到Party Room閒晃,當DJ Spykee放著「光腳狂叫」,我十分輕易地就和身邊的舞客們一同滑入了那從重音喇叭爆發的煽情樂聲裡。閃動的燈光、煙霧和酒精氣味瀰漫的舞池裡,在忘情舞動的同時,當我看著身旁形形色色的都會男女,我想眼前的景況已經為「光腳狂叫」這首歌作了最好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