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後,動物性感傷(全文)

音樂給了這個世界太大的想像空間,不論是聆聽上的,或是生活與態度上的。而大多數人也都一廂情願地相信著自己所相信的。於是,看完這些音樂紀錄電影,人們依舊會循著自我的認知而產生各自不同的解讀,是愛與和平的神妙憧憬?或是搖滾教義的集體佈道?也許是:我們不該讓自己的情感渲染了這些故事,而該用更平靜的心態去面對他們的誠實。

My Favortie Acoustic Performances#2

The Cure – A Letter To Elise (MTV Unplugged 1991) 蠟燭、地毯、迷幻、吉普賽。傷心情歌。 高中的時候我第一次在MTV台看到這場演出,就不曾忘記過。十多年過去,Robert Smith的髮型、裝扮和歌聲皆一如往昔,放眼西方搖滾樂壇,他似乎是唯一擁有長生不老藥方的人。

My Favortie Acoustic Performances#1

Suede – The Living Dead 這支影片最早是約兩年前品方傳給我看的,那時候回聲樂團正在進行少年最後旅行的全省誠品書店不插電巡迴,我們找了許多的參考資料,這是其中之一。今年農曆年的時候,我在家閒來無事把整首曲子的自彈自唱練了起來,Bernard的木吉他手法十分細緻,加上唱得部份,花了我不少時間。我一直希望有機會可以在舞台上演出這首歌,但遲遲沒有實現,最近回聲樂團的冬季原音演出系列展開,又讓我想起這支影片,於是在YouTube上找了出來。 這首歌所描述的正如歌名:行屍走肉,也就是吸毒者的故事。據說Bernard對於Brett填上這樣的歌詞相當生氣,大罵Brett在他如此甜美的曲子上寫下這樣關於人渣敗類的故事。不論如何,我個人認為這是Brett Anderson早期填詞的佳作之一,整首歌用單向的對話刻畫出社會陰暗面的場景,細膩而動容。這也是Suede所有B-sides裡,我最愛的其中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