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Hostel的地下室

7/10凌晨,我在hostel的餐廳唱了「可能性」、「我將死去」和「Please Stay」,當天同樣獻唱的還有一個夏威夷的民謠歌手,一個東岸來的藍調吉他手,和一個瑞士籍的老兄。在旁邊聽歌的大概有十多個人,分別是從英國、愛爾蘭、德州…等各個不同地方來的旅人,他們很專注地聽我唱,甚至到了屏氣凝神的地步。我說了這些歌的故事,講到「Please Stay」是在描述台北的疏離和空洞時,大家很有同感的說全世界的城市都一樣,瑞士老哥還補了句:「The world is fucked up!」。我們最後合唱了「Fake Plastic Trees」,我一邊彈著吉他,一邊看著大家陶醉的樣子,心裡想著,就算這世界真的是馱屎,還是有這樣的城市、這樣的音樂、這樣的人群,讓我們享受片刻卻難忘的美好。

2 Comments on “舊金山Hostel的地下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